闈場

thème de fugue debussy

這幾年拜學校所賜,經歷了六次十二小時以上關考場,
內容包含風格寫作和管絃樂法各三次,
在昏暗的檯燈陪伴下共度過七十七小時痛苦時光,
而每次關考場寫出來的成果總是悽慘無比;
我說,那不是辛苦的結晶,頂多是辛苦的結屎,
有的關考場考試成果,還要給樂團或合唱團演出錄音,
可憐的音樂家們就這麼被迫演奏這些屎,
可憐的作曲家們就這麼被迫在台下聽自己的結屎;
錄音之後,學校會製成CD存檔,譜也會流傳下去,
讓後輩子弟可以好好嘲笑自己一番,
—-這就是巴黎音樂院幾百年來的傳統,
好個讓後輩子弟嘲笑的傳統。

聖誕假期前,因課程之便,探訪圖書館不對外開放的地下室,
趁勢瀏覽一些深藏地下堡壘的百年機密檔案,
管理員見我拿手機出來拍,也笑笑地並不制止,
我就很大方地拍這些大前輩們流傳下來的,把柄(?!)

debussy 檔案封面

照片裡寫的Prix de Rome就是羅馬大獎啦。

巴黎音樂院成立於大革命期間的1795,羅馬大獎的作曲獎項起始於1803,
獲首獎者可以到羅馬法國學院修業五年,
1901之後增加名額,二獎也可以到羅馬,但時間較短,
羅馬大獎於1968年之後停辦,
最後一屆首獎是音樂院前校長Alain Louvier(也是我很喜歡的作曲家)
歷屆獲獎者最出名的幾位有白遼士、德步西、比才、馬斯奈,
拉威爾參加了三次,只在第一次拿二獎,剩下兩次都沒拿到獎。

羅馬大獎會成為唯一(好像是吧?)一個放在音樂史課本裡給我們背的作曲比賽,
我想倒不是獲獎者多出名厲害,而是…比賽內容與形式夠變態。
只是久而久之大家都不知道它在比啥內容了。

羅馬大獎的比賽內容是什麼?
並不是像當今的作曲比賽一樣,寄送作品候審;
它的流程長這樣:

1. 初試(關考場):賦格
2. 複試(關考場):合唱作品
3. 決選(關考場):清唱劇

初試與複試都是關考場"數日",甚至能超過一周,
相比之下現在的關考場十二小時、十七小時,根本微不足道,
所以關考場不是最近被發明的,而是音樂院百年傳統orz
我記得前年有位老師說,他十年前念音樂院時,
當時的官考場是關23小時,晚上九點進考場,隔天晚上八點交卷,
但…還是沒辦法跟百年前一次關好幾天比。

決選就更絕了,被挑選的名單,會住進城堡達一個月之久。
是的你沒看錯,拿破崙行宮、旅遊觀光勝地—-楓丹白鷺宮,
是二十世紀的羅馬大獎決賽場地之一。

3 fontainebleau

就是這麼瘋狂,在這邊住一個月寫清唱劇,法國人又潮又騷包。

從初試開始一路殺到決選,不知道需要歷時多久,
對作曲學生來說肯定是一輩子難忘的回憶;
而拉威爾,三次都殺到決選,三年內住了三個月城堡,寫了三部清唱劇,
一次首獎都沒拿到,不知道有什麼感想啊……

現在學校的入學考三輪(有興趣可看我以前所寫的文章"歡迎來到禪定世界")
就能把我打到升仙,
若參加羅馬大獎,那我出考場肯定是要送醫急救的。

————————

(再來這些照片,「也許」是中文網站首度公開,再次感謝圖書館管理員)

德步西1883年的初試賦格;賦格主題就是這篇文章開頭的圖片,
不得不說德步西譜的筆跡很漂亮,只是…我看不太懂。
(這年他最後拿到二獎,隔年的1884才拿到首獎。)

Debussy fugue

德步西這份譜總共七頁,我全照了,很想打成譜弄成midi聲音給大家聽,
(德步西寫的「調性賦格」耶!你聽過嗎?!)
但有些音符我真的看不懂,只好作罷。
德步西討厭一切學院派作曲型式,不過學生時期還是寫得有模有樣。

下面這份是杜卡在1889寫的清唱劇。
他在前一年拿了二獎,但這年羅馬大獎從缺。

Dukas

再來是完全沒拿過這個獎的梅湘,1930的初試賦格

messiaen fugue thème

Messiaen Fugue

同一年的複試合唱

Messiaen Choeur titre

Messiaen choeur

這個作品厚厚一大本,照都照不完,最後放棄。

查了一下,只有寥寥幾個網站把這份作品放到梅湘作品列表裡,
關考場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有極少數錄音,但我還真的沒聽過德步西獲獎的那首浪子)
同一年1930,梅湘有另一首大作「被遺忘的祭獻」Les Offrandes oubliées
這份合唱La Sainte-Bohème….就忘了它吧。關考場是殘酷的。
(就算沒拿這個獎,梅湘還是二十世紀中的法國武林盟主)
(事實上,梅湘以降另外兩任武林盟主Boulez和Grisey也都沒拿過羅馬大獎)

——————————

除了譜之外,也照了一些其他資料。
下面這份是,學校1830年印製的期末獲獎名單

1830

有看到中間偏下「首獎:白遼士」嗎?
這年白遼士可風光了,他順便連羅馬大獎首獎一起拿。

但二獎Alexandre Montfort我不認識。
不認識的可多了。

1831

1831首獎Jean-Charles-Alfred Delèhelle?

1833

1833首獎Alphonese Thys?
二獎Adolphe Lecarpentier?

沒聽過不要緊,請體諒一下法國人,
1799大革命結束,法國又得花幾十年重建文化藝術,
這就是為什麼整個古典和浪漫前期,
頂尖法國作曲家能用一隻手數得出來。
直到法朗克、聖桑、比才、佛瑞出來,才漸有希望,
不過也要等到1894德步西的牧神午後之後,法國音樂才重新建立巴洛克後的輝煌,
距大革命爆發,也一百多年了啊。

——————-

最後附上巴黎音樂院成立初期,1795年的報紙。

以為要戴手套翻閱,但管理員也就隨便丟給我亂摸一通。

第一張是報紙首頁,
第二張是介紹音樂院的版面,有列出各科教師人數。

1795-1

1795-2

—————————

恭喜各位逃過世界末日,
今天是德步西年最後一天,大家新年愉快。

—————————

(巴黎站斷很久啦!這是補缺的第一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