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我們的玩法

過去幾個學期,柏林藝術大學音樂系作曲組的年度主題都是”Intonation”——律學。每周有五個小時的律學Seminar,內容主要是微分音在當代音樂中的運用。說來慚愧,這一系列Seminar我起碼聽了四個學期,只理解不到1%。沒辦法,德文能力真的還不夠好; 何況這堂課裡有太多內容需要透過數學運算來傳達,用中文講課我也未必能理解得了多少。

數學不好,只好用耳朵聽; 老師多少得放一些範例音樂,或用max/msp程式製造一些音頻,那麼用耳朵姑且理解一點吧,也不知道符不符合老師的原意。就這樣蹭過了四個學期。

上學期中葉終於迎來了律學課的第一個高潮: 一場連續九個半小時的Workshop,各個參加的作曲家要為弦樂四重奏寫作一個小品,從中實驗各種微分音的音響,由四個客席音樂家現場排練、演出。

好了,醜媳婦總得見公婆。茫然了四個學期,還是得寫個小玩意兒作結。你會說: “有什麼好怕的? 不就是作曲嘛! 憑感覺塗鴉個幾筆得了!”

對,偏生我對於微分音還真沒什麼感覺。應該說,我還沒找到微分音對我而言”有意義”的用法。要用得有效果; 要找到某個非微分音不能製造的音響、非此音響不能表達的內在意涵。

然後我想到中國傳統音樂中,幾個樂器因調律不同,在演奏同一音高時產生的些微”分岔”效果; 想到支聲複調(Heterophonie)音樂如天女散花一般的聲部進行; 想到了規定的弦樂四重奏編制; 想到了,南管。

我其實也並不懂南管,但它畢竟出自於我的原生文化,在我腦海中還留有一些音響,我至少還可以”吟”出一些風格相近的樂句,可以從我熟悉的語言中找出,我與音樂之間的內在連結。

索性,拿老祖宗的東西來擋一擋吧。

我寫了一首28小節,接近三分鐘的小小品。讓各個聲部在不同音域,以不同音色(如人工泛音、自然泛音、ordinario、近橋奏、近指板奏)演奏相似的旋律輪廓,但讓音高有細微的分歧(例如第一小提琴演奏a2(升1/4音, ordinario) ,第二小提琴a2#(人工泛音),中提琴a1(升1/4音,近橋奏)。同一聲部的一個樂句,前後可建立在不同音色上,仿造南管歌者轉換共鳴點時,音高、音色所產生的細微變化。

樂譜不多,只有兩頁。

Intonationswerk fuer Streichquartett 2012 Intonationswerk fuer Streichquartett 20121

排練前特別在youtube找了南管的影音播放給演奏者聽,大致解釋一下線條與律動型態。等到演奏者大致摸熟泛音按弦位置等表面技術,音樂就漸漸上了軌道,有幾個地方還真拉得有模有樣!! 拉到”對味”的時候,不只我,在場各個不同國籍的學員、老師竟然同時點頭發出”嗯~”的聲音。可見音樂真的是超越國界的語言。

簡簡單單一個小試驗,但大家都覺得挺有趣的。現場學員只有我是亞洲人,果然也只有我用支聲複調來實驗微分音。套一句指導老師的講評: “果然,你們還是有你們的玩法。”

唉,課聽不懂,也得有聽不懂的交差法啊。

這樣一趟試驗下來,有效果好的地方,但這種表面聲音的模仿終究只是一個開始。至於要真正深入的認識南管、認識我們的語言、認識我們傳統中運用聲音的方式,路還很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