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zilian Choro :-)

嗯……….

好久不見!

從去年十月開始,禮拜六變成我的早鳥日,前往鹿特丹音樂院於EPM Hollanda學習巴西音樂.

http://choroschool.com

說得詳細一點呢!則是拉丁音樂中的巴西音樂中的Choro音樂.拉丁美洲幅員廣大,音樂上主要分為兩大系:古巴與巴西.像是頌 (song)、倫巴 (rumba)、曼波 (mambo) 恰恰恰 (cha cha cha) 以及騷莎音樂(salsa)….等,這些是屬於古巴的樂種;而choro、baio、forr (弗后)、Bossanova、Samba…..等,則為巴西的樂種.

Choro是十九世紀晚期(約西元1870年左右)起源於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的一個樂種,算是在Samba與Bossa Nova之前第一個屬於巴西自己的都會流行音樂.在Choro中常見的樂器有長笛、豎笛、長號、曼陀林、七弦吉他、長得像烏克麗麗的Cavaquinho與很重要的巴西鈴鼓Pandeiro.扮演節奏組角色的樂器通常是Cavaquinho、巴西鈴鼓Pandeiro與帶有貝斯功能的七弦吉他,其餘的則是旋律樂器.

 螢幕快照 2013-05-11 下午9.11.48

Choro由許多不同的音樂種類融合演變而來,主要的影響可分為三大類:

1.在旋律與和聲結構上來自歐洲的交際舞音樂,如:Polka(波爾卡)、Waltz(華爾滋)、Mazurka(馬祖卡),算是來自歐陸古典音樂的影響.

2.節奏方面則是來自非洲音樂,如:非裔巴西人Lundu(一種雙人舞蹈音樂).

3.略帶憂鬱的詮釋美感則有兩說:來自南美的印第安原住民,這是影響較小的部分,另一說則是來自十八世紀後半於葡萄牙流行的Modinha(傳統抒情曲,後來也影響了葡萄牙的Fado音樂)。

而從Choro也延伸出許多副樂種:"choro-polca", “choro-lundu" “choro-xote" (from schottische), “choro-mazurca", “choro-valsa" (waltz), “choro-maxixe", “samba-choro", “choro baião“。

Lundu_-_Von_Martius

Lundu,譜例中可見其節奏形態.

在此簡列幾位重要作曲家:Ernesto Nazareth、Chiquinha Gonzaga, Jacob do Bandolim與Pixinguinha.其中的作曲家Pixinguinha在Choro的和聲與對位技法上有很大的貢獻,而他的生日:四月二十三日,也被訂為國際Choro日.另外,值得一提的是Chiquinha Gonzaga,為第一批將歐洲polka舞曲與結合非洲節奏演奏的音樂家之一,身為女性音樂家的她克服諸般挑戰進入當時僅有男性的樂壇,並且演奏不被當時社會所認同的混種音樂”Choro”.

composer choro

左為Pixinguinha,中為Chiquinha Gonzaga

簡而言之,Choro音樂的『混種』,除了上述幾個主要影響外,另一個特色就是來自巴洛克音樂的對位技法.對位技法讓Choro音樂在旋律上開展出更多互動的可能.一首歌中可能會有數個具有旋律功能的樂器,主要旋律之下,其餘的旋律演奏者可即興式鑲入對旋律,讓音樂產生更多意料之外的聲響.以下的音樂影片則作了最好的示範,作品是 1 x 0,為Pixinguinha的作品.

「Carinhoso」為我最喜歡的Choro之一,也是Choro界的國歌,作曲家為Pixinguinha.在Choro的Jam session「Roda de Choro」中經常可見到大合唱的景象.音樂連結為紀錄片“Brasileirinho"之片段,我將英文翻譯的歌詞也節錄下來.

My heart,

I don’t know why,

Beats happily when it sees you,

And my eyes smile and along the streets I follow you,

But nonetheless,

You flee from me,

 

My heart, I don’t know why,

Beats Happily,

When it sees you,

And my eyes smile,

And along the streets but nonetheless,

You flee from me.

 

Ah, if only you knew how tender I am,

So tender so tender how I love you,

And how my love is sincere,

I know that you would no longer flee from me,

Come come come come,

Come and feel the warmth of my lips,

Seeking Yours,

Come and satisfy this passion which devours my heart,

And then only in this way, I will be happy, so happy.

另一個版本為爵士音樂家Tatiana Parra & Andres Beeuwsaert共同演奏演唱的,他們將和聲重配,是我很喜歡的版本.

著名的巴西作曲家Villa Lobos曾說「Choro是巴西音樂的靈魂精華」.Choro秘密在於熱情與活力,一種能夠結合來自不同地區、不同階級族群的音樂,傳頌歷史並開展新的可能.的確,在當時的巴西社會,社會階級劃分嚴重,而Choro音樂卻從一開始「不被認同且受打壓的街頭音樂」身份進而發展為受歡迎的「沙龍形式音樂」,從小酒館至大劇院,這與詩意歌詞緊密結合的Choro音樂至今仍欣欣向榮的發展著.

Chor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