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of a Pianist

鋼琴家一邊勾著一個塞滿樂譜、邊角磨破的手提袋,一邊收著不停滴著雨水的折疊傘,狼狽的走進捷運站。彼時已經十點半,他以為回到郊區的家裡,列車途經某站後總會有座位;誰料到這個城市越夜越美麗,車廂裡塞滿了打扮時髦的年輕人,表情也不像白天那些上班族一樣神色木然。

他想找個朋友聊聊,但他騰不出手來翻他那明明不夠大、卻永遠讓他找不到鑰匙、悠遊卡、或者手機的包包;況且他也累得沒辦法再思考了,他只想趕緊回家洗個澡,聽聽音樂看看電視,放鬆的躺在床上,等明天的太陽把他喚醒。

此刻他的思緒卻回到了好久以前。他好小的時候,聽到廣播電台放了一段不知名的樂曲,那段音樂讓他築起一個夢:他想當個鋼琴家,想要有一天擁有能力讓自己的指尖下流出那銀鈴般美麗的樂音。他放棄了窗外的原野、放棄了鄉間嬉戲的童年,背著書包樂器,在旅途中睡睡醒醒,到城裡學琴、唸書。後來他甚至把青春期的輕狂收進行李箱深處,頭也不回的遠離家鄉。

他在閣樓斗室裡,對著節拍器,一個刻度也不放過的反覆、加速著練習曲艱難的片段;也翻開一本又一本厚厚的琴譜,竭力背誦著,連休止符和術語都得刻進有限的腦海裡。他每天都糾結在放棄一切逃跑的念頭裡,但理智總是一再喚醒他的流浪夢。他認分的關掉那些描繪遙遠風景的電腦視窗,繼續枯燥的日課。

從學校畢業後,鋼琴家的生活開始多采多姿了起來。他像剛剛破繭而出的蝶,飛得還膽怯,卻又急著想看見這個世界的全貌,深怕自己還是那窮酸又醜陋的蛹。他終於不用再長時間的待在自己的琴房裡背譜,但是他也遇到越來越多奇怪的難題──絃樂總是嫌他彈得太大聲,管樂總要他在奇怪的地方等他們換氣,聲樂總是說「這個聲音我聽了唱起來不舒服」、「這個速度我唱的時候氣好像沉不下去」;鋼琴家的心情變得很矛盾,一方面覺得是不是自己真的不夠專業,另一方面又不服輸,想盡辦法也要堵住那幫挑剔鬼的嘴。

他漸漸的能夠面對與解決眾人的問題,越來越多人想要邀請鋼琴家一起合作;他沉默的收起自己那些比浪跡天涯更加微渺的夢想,竭力的幫助別人圓夢。他覺得很有成就感──自己總是被需要的、自己總能解決各式各樣奇怪的要求:從沒學過爵士的他,還要幫人家即興伴奏蓋西文歌曲;從來沒聽過的歌劇,丟了譜子他就要能彈出好像樂團一樣的效果……他覺得自己好像變得越來越不像原本夢想的那個鋼琴家樣子,可是身邊的朋友好像越來越多,寂寞習慣的他好像也融解了冰冷的心防。

日子一天天過去,鋼琴家卻漸漸開始發現自己遇到瓶頸了;他覺得自己好像視譜的能力下降了、他彈過的東西總是很快就忘記了、一樣的曲子他要聽好幾次才有一點點印象……他直覺自己終於需要認真逃離這個現實了,但他的理智和責任心勸他打消這個念頭;而他不服輸的犯賤個性,也迫使他接下更多更艱難或更不可思議的任務。他快要忘記曾經快樂的自己了。他有點懷念苦哈哈的寂寞生活──至少,那時候沒有好事,也沒有辦法有什麼壞事。他開始感到無力與更大的寂寞:每個人對鋼琴家的期待都太高了,總認為他什麼都能彈、什麼都願意彈,而鋼琴家也願意對他們證明這件事情;可是鋼琴家的問題卻沒有人能幫他解決。他們也不需要鋼琴家:他們只有艱難的自我實現時刻,才需要鋼琴家;但如果沒有鋼琴家,他們還是有得工作。

捷運列車從地底開出地面了,鋼琴家的思緒也像窗外的雨一樣澎湃了起來。回到這個城市真是個奇怪的決定!究竟現在是為何而戰呢?當年關在斗室裡練琴練到天荒地老,是奪取文憑、掙脫孤寂的背水一戰;那些日子裡一疊疊陌生的曲譜、一場場不同編制組合的演出,是證明自己是個能幹的音樂家的戰鬥!如今呢?

這時候鋼琴家發現,想找個朋友吃頓飯聊個天也好難:有些人在國外、有些人在顧小孩;有些人還在公司裡加班、更有人暫緩生活步調,去陌生的國度打工度假了……鋼琴家天真的以為自己畢業離開學校終於擺脫孤寂了,孰料鋼琴家還是只能當鋼琴家,鋼琴家永遠可有可無。

他看著窗外的河景,對岸的燈火闌珊,點燃了他那些被塵封的夢想……有一天,他想去陌生遙遠的國度,學唱他們的歌、學彈他們的樂器;有一天,他想要攀登那些險峻的山巒、拜訪神秘的湖泊;有一天,他也想拋開一切的奔跑,或者催起油門來段公路之旅;有一天……也許,只是去個沒有人認識他的小城鎮,尋覓新的夥伴,一起合奏他忙到一直沒機會學習的曲目……

儘管他知道,最終他還是只能是個鋼琴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