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我了啦

接到怡欣電話的當下是非常錯愕的。

「學長啊~可以麻煩給我們學生上課嗎~?」

什麼課?

「視唱聽寫~~~」

視唱聽寫課?!

拉,拉拉拉 拉拉拉拉拉拉拉 拉拉 拉~~~~ 拉拉拉拉!
第二次
拉,拉拉拉 拉拉拉拉拉拉拉 拉拉 拉~~~~ 拉拉拉拉!
第三次
拉,拉拉拉 拉拉拉拉拉拉拉 拉拉 拉~~~~ 拉拉拉拉!
好對答案

想到這上課模樣,臉瞬間黑掉,掛滿斜線,
而且萬一當老師的彈錯節奏——抱歉齁我們要重來一次——那不就是人生最糗的時刻…!!!

「學長,麻煩你要用法國最新的試唱聽寫教學法喔~~~!」

法國?
法國視唱聽寫差台灣一大截啊……
用法國那一套不就倒退嚕,台灣學生恐怕會想這老師遜斃了吧。

「一個禮拜一班四堂課喔~~~!」

—————————

掛完電話,腦袋還停留在剛剛那個拉拉拉的囧場景,
為什麼學妹要整我呢?我們幾年不見了啊,印象中也沒招惹過她呀,
出一個大難題,又一個禮拜四堂課,是有這麼多東西可以上嗎,
難不成拉拉拉拉拉到天荒地老。

等等。試唱聽寫課有什麼難?啊這學問多啊。
君不見黃蓉說要炒白菜和蒸豆腐,洪七公就口水直流;
又蕭峰一套太祖長拳把少林僧打得頭破血流;
越基礎的工,越能顯出匠師手段。

漸漸地………臉上的苦惱轉為微笑,再轉為奸笑

bk_ab5805c719476ccd364209b755dec633_sJeegX

這樣不是正好嗎?

—————————

小屁孩時期,
看到講台上的好老師/地雷老師,就會興起
【以後我想成為這種老師】或【以後我絕對不當這種老師】

長大變成大屁孩後,
反而非常羨慕他們。(無論好老師或地雷老師)

規則?他們訂的
價值觀?他們設的
座右銘?他們給的
聽什麼音樂?老師想聽什麼就聽什麼

連句「愛情長跑不會有好結果啊同學!」也是我國中老師說的。
老師你看到我跟國中女友結婚,婚姻幸福美滿嗎?嘿嘿嘿

講台在他們腳下,麥克風在他們手上,還有期末分數這道神諭,
絕對無敵狀態。

現在,該我了吧。該我了吧。該我了吧。

Microphone-with-its-Your-Turn

—————————

該我了…但問題還沒解決,到底要上什麼?

當然先建立愛情長跑是會有好結果的價值觀囉

如果要拉拉拉拉拉到天荒地老,然後又要與眾不同,
那麼ferneyhough風格節奏課也許不錯

neocomlexity

這,先不要說學生聽不聽得出來,有哪個老師打得出來我都很懷疑。
而且學妹已經指定要法國了,新複雜不怎麼流行於法國啊…

法國流行什麼?

我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留學經歷,
吃過天大苦頭的有:
電子音樂、管弦樂法、巴哈風格聖詠、古典浪漫弦四、十四到十六世紀音樂寫作、
各種關十幾個小時考場的考試。
哪樣能用在高中音樂班的視唱聽寫?好像都不行。

等等…入學考呢?那個超機掰的音色辨識!

那個低音泛音牆超厚感覺有十樣樂器卻要聽出哪四樣樂器的音色辨識!
那個都在tutti長音卻要聽出哪十四樣樂器的音色辨識!
那個所有樂器都在緩慢滑音卻要聽出什麼協奏曲的音色辨識!

斗然出現一片新天地,
首先它是法國特產,而且應該沒什麼老師在教吧?

—————————

我立刻著手設計教案,
首先是節奏,拉拉拉拉拉配上音色辨識,
兩三四個樂器都演奏la,分別記譜於不同線間。
即使樂器音色很不一樣,節奏稍微快起來時,
就變得非常不容易辨認音色。
在音色上的選擇也可以很刁難,
例如finale midi音色裡的鐵琴和木琴、小提琴和大提琴,
分開聽就已經不容易分辨了,組成複合節奏會是非常變態的題目。

—————————

正規的音色辨識是一定要的。
作曲家的配器到位時,色彩會完全溶(就是這個"溶")化在一起
要用聽力拆解開來並不容易,所以先從基礎的五六七重奏開始

七重奏當基礎會不會太多樂器?其實不會,要看曲子

樂曲一開始,四個管樂器的音色非常鮮明,會覺得交織有點複雜也是半分鐘之後,
打擊樂器在一開始也只會聽到鈴鼓和大鼓聲,
這首來當上課開幕曲之一,我覺得非常適合。

七重奏的另一例

(如果是巴高考試,那只會出前七秒,都還在tutti時,問是哪七個樂器)
但即使到前三十秒,要確實分辨也不容易,
一直到三十秒後弦樂較明顯了才能聽到其他樂器。

然後呢,身為骨灰級披頭粉,
放點披頭四也是正常的(還要搭配當時穿去學校的披頭四t-shirt)
誰叫我是老師呢,愛放什麼就放什麼~

唱歌打擊之外的樂器是什麼?
這首練的是若有主角在幕前,能不能聽出平時沒在注意的台後音樂家,
剛開頭一支長笛後來增為兩隻長笛,很容易疏忽;
樂曲中間的木笛是一大驚喜;
還有隱藏在樂器之間的手風琴,其實並不容易聽到

這首有點困難,要聽出幾位歌者。
練的是有複數同質性樂器時,能否精確地辨認出數量。
(當然不是說練就隨便選音樂,
 否則像我同學寫的小提琴二十四重奏,聽得出來就太神了)
最大的提示是,51秒時,從低音到高音一連串降D大三和弦,
兩兩依次出現共四次,共八人啦~

—————————

跟音色辨識有關的聽寫課也是必須的,
已經有不少老師用此方式授課,
就是放一段音樂,聽某個樂器聲部。

要進階點?也可以。

分辨、判斷、練寫七拍子九拍子這種變化拍和混合拍;
我當時是放十二秒起的alto sax,
還可以順便練移調樂器記譜,一舉數得。

然後呢,身為新參早安少女粉,
放點早安少女也是正常的,
誰叫我是老師呢,強迫學生聽自己喜歡的音樂,一個都逃不掉!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二聲部聽寫!

かわいい~~~~~~~~~~~~~~~~~~~~~~~~~~~

這完全是本人的惡趣味。

—————————

以上,我2012暑假在清水高中的輔導課程。

最後附上今年開學初的影片,
我去客串上四堂團體即興課(團體‧即興課…那又是一通令人錯愕的電話了)

片中同學玩玻璃杯、玻璃瓶、吹口哨,
我即興鋼琴,把大家圈在一起。

ps我積欠稿子還清了吧?還是差一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