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2013年12月4日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波希米亞人】

如果把普契尼的代表作比喻為不同的季節的話……

春天鐵定是【蝴蝶夫人】:唯美的青春與愛情就像百花綻放的美,然而春天乍暖還寒,當櫻花的季節過了,愛情的夢也碎了,隨風葬進遙遠的太平洋裡。【瑪儂˙雷斯考】是屬於夏天的:激情的熱浪來襲,道德好像也被烈陽蒸乾了;然而不理智的面對激情,最後終究只能慘死在乾枯的惡果裡。【托斯卡】不論篇幅或性格都像秋天:夏日的餘溫還沒退掉,天氣瞬息萬變;景色是美的,但藏著各種不確定,一旦第一場雪降臨了,粉飾太平的局面勢必要被粉碎了。

我認為【波希米亞人】是完全屬於冬天的故事。四幕歌劇【波希米亞人】在我看來,固然一如所有普契尼歌劇一樣,對女性角色有特別細緻的描寫;然而整個故事反而不像其他歌劇一樣是以女性角色為中心展開的──我反而覺得這個故事,是以四個年輕窮男生展開的:第一幕與第四幕都是這四個窮困潦倒的男生苦中作樂的場面,第二幕則是到街上湊湊熱鬧、即時行樂,而第三幕誠然細緻的描繪了魯道夫與咪咪的純情並以馬切羅與慕塞塔這對冤家作為比較組,然而對應其他幾幕,整齣戲的結構仍然是以這四個男生──太年輕太平凡的小人物──展開了一段平凡卻雋永動人的故事。

今晚的【波希米亞人】是義大利名導演Franco Zeffirelli的製作,而這個製作已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上演超過四百次了;衝著對普契尼的愛加上女主角由一直以來滿喜歡的抒情名伶Angela Gheorghiu擔綱,說什麼也應該去見識一下。維也納的音樂傳統雖然舉世聞名,但近年來的歌劇製作品質卻顯而易見的良莠不齊,幸好今天很不容易的不僅男生都唱得很好,女主角們也很不錯。Gheorghiu向以普契尼女高音聞名,然而今天整場聽下來,卻驚訝她的聲音雖然很乾淨,但絕對不算是大管的女高音;但是她的聲音在扮演咪咪這個角色時,卻有一種很難忽視的不可替代性:她的嗓音音色乾淨不帶滄桑,卻渾然天成的楚楚可憐;她大姐也沒有浪費這個資質,幾個段子唱得似是含蓄,但是其實卻老實不客氣的憑著她的聲音特質大灑狗血。第一幕的詠嘆調最為知名,坦白說我卻有點失望,心想大概還沒開嗓吧;接著越唱越好,第三幕的donde lieta揮灑自如,終幕更是不負當代最紅DIVA的盛名,緊緊抓住全場觀眾的心。

然而感人的音樂之外,其實戲外有一幕是特別讓我有感觸的。

我今天站的位子旁邊正好是輪椅區。就在我旁邊不遠的,是一對老夫妻。老爺爺沒有八十也有七十吧,他的太太不知道是中風還是生了什麼病,已經不良於行了;然而兩老仍然不畏天寒的跟著我們這些年輕人擠在劇院樓頂欣賞表演。就在終幕咪咪快要離世之前,就聽到有著很明顯的啜泣聲,儘管我自己已經淚流滿面了,還是忍不住好奇搜尋了一下聲音來源──只見老爺爺已經被台上的故事感動的泣不成聲;雖然他是很努力的壓抑自己啦。我想,【波希米亞人】之所以上演迄今始終廣受全世界每個世代的觀眾喜愛,就在普契尼大師描寫小人物的魅力上吧!【波希米亞人】裡面沒有英雄、沒有奸角,所有的人物都再平凡不過了;他們也沒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故事,咪咪因為貧窮而病倒、馬切羅與慕塞塔分分合合吵鬧不休,這些都是你我身邊天天上演的故事。可是,他們的純真不造作,再苦也努力享受每一天,相信愛情直到愛人離世的那剎那為止──不正是因為這樣,我們也很容易的將這些角色與人物投射到我們自己身上嗎?臺語描述伴侶是「牽手」真的再傳神不過了。瑪儂的賤、托斯卡的烈、蝴蝶的傻,其實不見得這麼實際的在我們的身邊發生;至少,這些激情都如璀璨的火花,稍縱即是。但是【波希米亞人】在台上演的是:再窮也想盡辦法醫好心愛的人;而台下,也是即使老到走不動了,也想跟老伴手牽手一起進劇院感受歌劇之美。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波希米亞人】是屬於冬天的歌劇──平凡人的愛情故事,不正像是冬日的暖爐嗎?在嚴寒裡,這些小確幸更顯得人性的溫暖──原來愛情與友情能這麼純粹!

【波希米亞人】從音樂到故事,從戲裡到戲外,給我們的是滿滿的美與感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