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關於國歌的日子

看著電視螢幕,下巴都垮了。

2002世界盃最令我震撼的畫面,
不是土耳其11秒就肛了韓國,
不是大金剛卡恩被火星人羅納多捅了兩刀,
而是冠軍賽前分別演奏兩國國歌;
聽到德國國歌的那一兩分鐘,
可以感覺腦子裡某部分世界觀正在崩解。

不是奧國國歌嗎?從小背到大的音樂常識,教學生也是這麼教的!

上網找奧國國歌(當時找到的還是陽春midi檔),
旋律卻十分陌生……後來才知道是奧地利國寶小莫的作品。

那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人家畢竟是5000先令,值十五張委員長的頭像。

無法理解的還是德國,我那時真覺得這是很謎的國家,
100馬克頭像是大又不是頂大作曲家的老婆;
然後國歌選的是別國作曲家寫的,
而且已經當作過另一個國家一百多年的國歌。

(克老子和芭樂當時好嫩。大金剛英氣逼人!)

註:1922年德國啟用海頓的旋律當國歌,該旋律原為奧國國歌
  1947年奧地利啟用莫札特的旋律當國歌
  其它自行估狗啦~

————————

2004~2005我在國防部示範樂隊服役。

服役期間因差勤所需,練過幾首邦交國國歌,
不過我豎笛吹得太有特色,基本上大差不會勾選到我;
當然由於邦交原因,那些主流(?)大國國歌沒機會聽到,
但也聽了不少非主流(?)中小國國歌。

註:本人在豎笛界是複音高手,而且不需特殊指法
  用正常指法能輕易吹出複雜的雙音三音
  和非常難控制的第二層泛音

我的第一次獻給了一個名字很古怪的國家,
聽到司儀呼喊的當下可能憋笑小噗嗤了一下。

「聖~~多~~美~~普~~林~~西~~比~~軍~~禮~~
 軍~~~~禮~~~~開~~~~始~~~~」

21秒開始那段我印象深刻,
我們當時演奏的速度快多了,
到那段時就有種非洲節慶原住民出來跳土風舞的畫面感。

總統府前迎賓時,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行進間吹奏,
坐著正常吹我都能複音泛音連發了,行進間又氣不順,
幾秒鐘很快地在泛音嗶了三聲後,隨即聽到副隊長在我耳朵旁說:
「再吹就把你禁假。」
然後我就扛砲到底了。好在那天沒再繼續出包,
倒是本屆豎笛班體能鐵人汪精衛竟然幹地,
知道有人陪葬大概是那天最大的安慰。

————————

當兵趣事多。
我還記得某次練邦交國國歌,隔週要出軍禮,
結果有天下午區隊長進大寢跟我們說甭練了,
因為當天早上已經跟該邦交國斷交。囧。

倒是服役期間問了幾個弟兄意見,
最受喜歡的國歌,好像,是薩爾瓦多國歌

對國歌而言規模頗大,本段中段本段,當進行曲在寫。

————————

留法迄今八年,
重要國家慶典時,我不是窩在家就是已經回台灣,
國歌只聽到過一次,也不是在慶典聽到的,
而是某次老婆大人所屬管樂團去外省演出時,
開場吹奏這首—我只會在聽1812時才有機會聽到的馬賽曲。

1812序曲還是慶祝法國打敗仗呢。
聽法國國歌時機最多的是聽打敗仗,多浪漫(?)啊。

管樂團演出國歌時,全體聽眾自動起立,
噢原來是國際通用禮儀,我還以為只有台灣如此。

話說我小時超乖,聽到國歌都會立正不動等播放完,
多有愛國心。
(長夠大後就沒那麼乖了,可能是對歌詞有意見吧,
 某句歌詞。哪句就不說啦~)

小學一年級還不認識國歌歌詞,每次昇降旗典禮唱到最後一句,
那音樂播放的口型和音韻都讓我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要唱「你信你的晚上失蹤」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