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osition @UCSD

身為作曲組留學生,就非得理所當然地提一下自己學校的作曲program才行。

作曲組在本校算是大組,在每屆新生裡約佔1/4至1/3的名額(在我進去的那屆是7/22含碩博士),目前組上有六位教授。作曲研究生第一年的課都是小班課,也就是該屆的作曲學生會全部在一起上課,每星期是3小時共4學分的seminar,由組上的教授輪流帶。一年級的學生(含碩一跟博一)有兩次的composition jury,也就是作曲組的考試,必須在所上規定內的編制中選擇組合寫作,這兩首作品便是該年作曲小班課的內容。每位教授的作法與教學風格不同,我唸的那屆共有五位教授輪流帶這門課(第六位是在我第二年才進來的),也因此平均一個學季(quarter)會遇到1.5位教授,亦即同一首作品可能給兩位教授指導過。

以下來大致講一下自己上每位作曲教授的課的經驗。

Roger Reynolds – 學校最資深教授之一,曾獲Pulizer Price(周龍剛得的那個獎)的作曲家,是對寫作非常認真嚴肅的老先生。Roger非常重視寫作的設計過程(procedure) ,每堂課都在討論學生的草稿與譜面,草稿往往是洋洋灑灑好幾大張,譜面則包含音高、節奏與演奏法等細節。Roger認真到什麼程度呢?我進去的那年某週遇到森林大火,學校因此停課一週,但Roger竟然寫信給全班同學說要求將草稿及原先要帶去課堂討論的東西用E-mail寄給他,以便來個線上的虛擬meeting。然後他在寄出那封信幾個小時之後,他也加入被強制撤離(evacuation)的行列了──也就是火可能隨時燒到他家的情況下,還要繼續討論課業。(key words: procedure, palpable/palpability)

Roger作品試聽 – Sanctuary

Rand Steiger – 前系主任,曾在IRCAM研究做過幾個大型作品,自身同時也是個指揮,非常清楚務實的好好先生。Rand不喜歡帶大班作曲課,便要求學生一個一個跟他安排meeting,自由不強迫。在Rand的作曲課裡,他會非常樂意跟你分享記譜、演奏、配器、電腦音樂、指揮上的經驗與建議等,可以說是非常實用,只是這部分也需要學生主動去發問提出討論。有些學生認為Rand非常忙碌,不是非常容易隨時找到的教授,也有同學經驗過因為自己的主修老師該學期不在而改選他的課,他直接問學生要排meeting還是直接要學期成績的。(key words: science, image, environment)

Rand作品試聽 – Quintessense

Philippe Manoury – 法國教授,第二代頻譜學派的作曲家,非常法國,講起英文來也有很重的法國腔。他的”for example”永遠都說”par example”,作品跟喜好都有複雜的形式設計,對於細節的安排與分析相當重視。Philippe彈得一手好琴,在作曲課裡他會拿學生的譜到鋼琴上彈奏,也因此學生寫得愈多便愈容易教,反而不見得需要講太多的創作理念,一切以樂譜為重。我身為亞洲學生,在第二個學期的作品中我使用的一件亞洲樂器,Philippe的話題便始終繞著ethnic music打轉,或是拿來跟西洋的樂器作類比,像是古琴跟吉他(縱然這兩個樂器相差得天高地遠)。但是他也有一套指導「作曲學生」的方法,指引他們如何在已經寫出來的片段修改或加上變化,許多碩士班的學生倒很喜歡這樣的教學方式,因為作品被老師畫龍點睛後便變「妙」了。(key words: variation, interpolation)

Philippe作品試聽 – Jupiter

Lei Liang – 中文姓名叫梁雷,音樂世家出身、在天安門事件後逃出中國的華裔美籍青年,一切中華文化都由自修得來的用功學者,近年理念與成就大受前輩華人作曲家暨學者周文中看好。之前北市國與陳必先才首演過他的鋼琴協奏曲,今年又榮獲羅馬大獎,即將舉家前往旅居羅馬。梁雷非常鼓勵學生間的意見交流及討論,也認為每位作曲學子都應該有自己的想法、並清楚自己想走的方向。但是我當年請了兩週病假,剛好錯過了兩次梁雷所帶的作曲小班課,便不太曉得他如何指導學生的作品及樂譜,或是如何看待音樂,除了對中西大師前輩的尊敬之外。(key word unknown)

Lei Liang作品試聽 – Yuan

Chinary Ung – 美籍柬埔寨作曲家,周文中的愛徒,曾獲Grawemeyer Award,對柬埔寨音樂文化貢獻極深。年輕時的Chinary曾在紅色高棉期間,停止寫作音樂整整十年,只為投入保存搶救柬埔寨的音樂,也幫助許多藝術家逃離國家──因此在Chinary的理念中,文化的根與靈魂比任何寫作技術都來得重要。但同時Chinary也擁有高深的讀譜能力,能直接看穿作品的本質及作曲者的意圖(譬如某個樂句是雨後,或是某些聲部是色彩等,這些在其他的作曲教授眼中可能就是些音型、織度與動機),對表面的細節如音高、節奏等,他並不特別在意。但是他會要求學生非常清楚每個細節的意涵,包括對於作品中的當下、整個作品、作曲者的自我及脈絡、以致於作曲者自身的文化背景等。Chinary是我目前的指導教授,他在作曲課及大班課中曾經提過音樂形式的想像還包括:第三隻眼、螺旋、扇子如孔雀開屏、冬雪中忽見花飛東風起時等。(key words: dream, metaphor, human, spirituality)

Chinary作品試聽 – Inner Voices

所上的第六位作曲教授是Katharina Rosenberger,師承於頻譜大師Tristan Murail,同時也從事聲音藝術裝置的領域,相當open-minded的女性作曲家。Katharina在我唸的第二年才來本校任教,因此我沒上過她的作曲課,但她的開放與友善廣受學生們喜愛。

Katharina作品試聽 – video opera選段 (與ivan talijancic合作)

在我唸的第二年之後,研究生一年級的作曲小班課便改為由一位教授帶一個學季,每年只有三位教授來帶這門課,兩年換完一輪,所以之後的作曲學生們便不再有「第一年上過每位作曲教授的課」的經驗了。(全部上過一輪再選指導教授比較不用擔心會有教學八字不合的問題,但事實上通常同學們都會主動去和想跟的教授約談,學生選教授、教授也會選學生畢竟。)

本校作曲組博士班(給PhD)的必修課程包括:作曲小班課一年(含兩次jury)、作曲個別課(二年級之後的每個學季)、作曲forum(每個學季)、演奏實習相關課程兩門、實驗音樂或音樂理論seminar至少三門、指揮、樂曲分析、初階電腦音樂(以前是一學季,後來成為學年課,作曲組可抵書目學/圖書館課)、進階理論性課程三門(可用實驗音樂或音樂理論課程外加paper來抵)、資格考主題獨立研究六學分、TA至少六學分。以上為資格考前必須修畢的課程,碩士班已在本系修畢的課程可以直接抵免,所上也以碩博士連讀的學生居多。作曲組毋需開畢業製作音樂會,但資格考前須繳交在學期間作品集樂譜供所有作曲教授審核,論文則以資格考後所寫之作品或作品集為主。所上積極鼓勵學生做實驗性嘗試及跨組合作,大部分的選修課也針對這些方向有所選擇。然而若要兼顧這些部分,又要寫資格考的paper與主修作品,著實也是一大負擔,只能說學位必須要付出代價來換。

但是在這間學校、這樣的環境師資下出來,會變成怎樣的作曲家,可就因人而異了。之後有機會再來寫零零總總其他的事。

以上在趕論文百忙中寫出來,作為加入美西站超嚴肅的首po,日後有意申請本校作曲組的朋友們也可以參考看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