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走的回聲

啟程之際,思索有甚麼是可以將過去一年回台灣的生活整裡給N.O.W.,就想先借用一個朋友的比喻:在台灣生活就像一隻白老鼠被丟進籠子裡的滾輪,一旦開始,就得不停地跑著。

 

這個滾輪通常不是自己設定的,而是根據整個音樂圈的模式運行。例如有很好的機會到職業樂團當槍手,跟著他們上下班作息;幫學校音樂班小朋友伴奏,跟著他們上下學與個別課時間調整;參與私人音樂會,和其他音樂家協調排練;教授私人學生,跟著音樂教室或是學生的補習行程調整;到學校帶分部,跟著團練計畫與上課方式調整。雖說其他領域同樣有類似的運作,但音樂人是如此需要安靜的修練時光,這樣奔波而無有固定時刻的狀態,實在和我們冀望的專心無騖多所扞格。

 

我突然想起前陣子過世的史擷詠老師,他曾經和我說:「你應該要訓練在忙成一團的時候還能理出每一件事的脈絡。」很遺憾地,大學修完他的課後,我就走上了他當時和我提到上述的生活(只是當時沒用滾輪形容而已),不知不覺與這位當時關係頗為不錯的老師偏離,甚至再也沒有連絡,以致當我聽到他八月因病發送醫,連續搶救最後宣告無效時,我確實感到某種劇烈的撞擊,在我的過去以及我的現在。

 

於過去,曾經良好的亦師亦友關係,而今我連問他一句「老師,您還記得我嗎?」都沒有辦法。於現在,我這樣的忙碌,是庸碌,還是如他當時勉勵我,把一件件交錯在時空之事,進行地有條不紊?如果能,我還會埋怨台灣這個地方讓音樂家毛躁又不安?

 

老師陳述了一個狀態,又是一個事實。在他的專業領域,如何去處理關於音樂專業、娛樂產業(電影、電視)、媒體、龐大資金(他之後投入的電玩產業更加可觀)等等一般音樂人根本無法相比的風險境遇,就流露了他掌控脈絡的能力。那必然不是一蹴可幾的成就,而是用非常非常多的努力去經營出的風景,而造就一片風景的根基還是來自那一項一項程序與工作的累積。

 

讓現在做的每一件小工作,都灌溉著來日,讓忙亂的生活線路,最終都有依歸。一如他持續耕耘的那一道道阡陌,留給與他短暫交會的學生們心目中一則關於夢想的典型,亦讓作品留在每一位觀眾被觸發的情感裡。

 

於此,容我在這個台北與紐約交接的禮拜,以N.O.W.的名義發一篇悼念史擷詠老師的文章,我相信不只我,而是我們,會從他這麼努力與勇敢的生命裡獲取力抗困頓環境的不衰信念。

 

Potercl

得獎感言

得獎的消息是公佈很久後我才知曉的。原本我離整個比賽過程乃至頒獎是最近的那一位(因為我是聯絡人),結果在最後關頭,我既不克出席典禮,又因為家裡發生了一點事,當天直到幾近午夜才能上網。

打開電腦,在FB首頁,很快地發現好幾位夥伴已經在個人首頁貼上首獎消息,祝賀的留言也已有相當篇幅。突然,因為這個意外的距離,我從當事人退了許多步,然後得以冷靜看待這份殊榮來臨。

 

 

關於比賽,我們其實看了很多,無論大小,比賽背後總有太多因素影響結果,得不得獎常常有如抽籤一般。或許從周杰倫今年在金曲獎頒獎典禮上說的那句濫情的「我喜歡這屆評審」(在部落格頒獎典禮上也有一位得主說了類似的句子)恰好能夠不帶偏見地呈現這個機制;得獎者周先生喜歡今年的評審,也是因為今年的評審夠喜歡他。

同樣的態勢,Notes of Wayfarers會得到首獎,其實也是這些評審(一輪又一輪的部落格前輩們)夠欣賞我們,將我們從三百多個藝文類部落格抽出,讓大家看看我們的模樣。

這是令我在獲獎之餘,更為開心的:評審們相信我們有值得被看到的地方。

 

 

在首篇關於華文部落格大獎的報導中,提及N.O.W.時寫道:「藝術文化」首獎為幾位留學國外的音樂學生,透過自身追逐學習「音樂」的生活經驗,深刻地描繪出音樂之於社會、文化之於世界的影響及重要性。

彷彿我們不知不覺竟寫到了「音樂之於社會、文化之於世界的影響及重要性」這個高度;這個高度不是來自流暢的文筆、華麗的修辭或完美的鋪陳,而是寫自己的故事、循藝術而生的故事。

我想是那樣的單純與真實,透出一種暖和的溫度,貼合了許多人的閱讀。又像是一次又一次音樂人對世界的告白,溫柔卻深深地撼動了過客之目光。

 

 

儘管最初我們看來實在很像只是憑藉熱血,沒有明確目標地走著卻又喊說一定要做出甚麼,但我從來不曾懷疑這個網誌終會因為每一位主筆的努力,而展開它該有的肢體,向世界延伸。

謝謝評審厚愛,將大獎留給我們,可以說比我們自己都還早了一步認同網誌的潛力與能力(旅人們其實都忐忑又狐疑),再者,此舉確實大幅提高了N.O.W.的能見度。

於是,我們終於可以無愧地感謝所有讀者,因為大家的支持,我們努力經營到這個程度,並且多了信心繼續邁向下一個程度。

最後我想說的是:當初開誌,時值我剛到美國開始碩士課程,繁忙的練習與課業外,剩下的往往是一個人的時光。所以會想到找朋友合寫,不只是型態上的需要,其實也是心理上的需要。如今這個網誌成功體現了大家合作的能耐,對我而言不只是內容的豐饒,還是內心的豐饒。

初選入圍感言

在無聲的角力中,〝帶著歌,記下旅行〞入圍了2011華文部落格大獎藝術文化組初選,347取115,似乎算是在茫茫網海中稍微露出了一點眉目。

因為規則,我必須發表一篇入圍宣言,自己肯定自己,但很幸運,我剛好藉由這篇,來肯定「我們」。

過去兩年,我們幾個寫手,繞著地球,像星座一般移動。忠元從台灣飛到德國,我從美國回到台灣,佳恩暑假將從紐約返台,育潔和我準備赴美,浩源與士誠雖然國度不變,但他們也各自在該地遷徙;浩源從前一個音樂院進入巴黎高等,士誠從柏林藝大畢業隨即取得藝術家簽證。

回想起來,我們這幾位堅守崗位、不曾棄寫的夥伴竟然還未曾聚在一起過,眼看未來也頗難聚首。或許這就更像遇不上彼此的星星,雖然不相鄰但被某種力量牽繫而交互影響。

這點其實體現了部落格在現代生活扮演的角色。同樣愛好、同樣理念的人因為網路而有機會交流,而這樣的交流可以不被地域、經濟限制,而拓展地更遙遠、更自由。

這是我看到這個網誌在成長的遠景。

上半年我們加入玨妤、昱同、乾育、真慧,下半年將陸續接洽幾位接替原有座標的寫手,期待不同的繞行軌道,在旅人誌擦出各式各樣的火花。

我一邊向所有讀者報告網誌加入生力軍的喜訊,一邊靜候入圍決選通知。此刻,我相信因為音樂,我們多遠都不會走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