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值幾個錢?之二

回顧第一集:
https://notesofwayfarers.wordpress.com/2013/03/20/billetsdargent/

———————

十幾年前第一次看到塞尚和德步西時,受到的驚嚇是:
「原來紙鈔不只能放國父和委員長?!」

兩年前整理第一篇時,受到的驚嚇:
「克拉拉舒曼打敗巴哈貝多芬華格納?!」
「歌劇女高音打敗葛利格?!」
「原來不只一個歌劇女高音?!三個!」
「澳洲、巴西?!」

而這次整理第二篇時,受到的驚嚇則是:
「啥,怎麼連這種國家都有???!!!」

當然,我更期待幾十年後其他國家的音樂家朋友整理類似的文章時,
看到台灣的紙鈔,也能發出同樣的驚嘆:
「啥,怎麼連這種國家都有???!!!」

OK快進入正題吧!吼!

———————

以下六位音樂家,各位看倌可能都不認識(?)
我是一位都沒聽過。而且出現的國家一個比一個離奇…
略作介紹:

第一位登場的是西元九世紀末到十世紀中的人物,
他其實不算一位純音樂家,
而是集醫學家、哲學家、心理學家、音樂學家、占星學家於一身,
寫的著作涵蓋政治學、哲學、形上學、美學、邏輯學,
然後也寫過一本音樂書,
不只是全才,而且是對後世影響甚鉅的全才(至少在伊斯蘭世界)
用一個詞形容就是「上古神獸」。
(有本事扛軒轅劍幹翻饕餮檮杌窮奇的那種←軒轅劍迷才懂這句)

這位巨人叫做Al Farabi。

他有多強大呢?

這張是1993發行的紙鈔

哈薩克Al Farabi 1993

然後從1994到2003陸續發行

KazakhstanP20-200Tenge-1999-donatedoy_f

KazakhstanP21-500Tenge-1999-donatedoy_f

KazakhstanPnew-1000Tenge-2000(2001)-donatedoy_f

KazakhstanPnew-2000Tenge-2000(2001)-donatedoy_f

KazakhstanP24-5000Tenge-2001-donatedoy_f

哈薩克Al Farabi 2003

這位仁兄讓國家願意用政治力強勢推銷宣傳,
甚至獨佔六張面額,地位堪比聖雄甘地、曼德拉和毛主席

什麼國家呢?

哈!薩!克!

———————

第一篇裡有一張巴西紙鈔,
上方印的是我唯一認識的巴西作曲家Villa-Lobos

但其實巴西不只出現過一位音樂家!

巴西 Carlos Gomes

鈔票正面有把音叉,
正面是人物畫像,背面是人物雕像的畫像,不知道是哪招~

這位叫做Antônio Carlos Gomes,
歌劇作曲家,成名於義大利,是威爾第時期的人物,
據說是第一位在歐洲取得巨大成就的美洲作曲家。

網路上其實能找到不少他的作品錄音,
下面隨意放一個歌劇詠嘆調

———————

接下來這位出現在斯洛維尼亞(!)

斯洛維尼亞 Jacobus Gallus

這位叫做Jacobus Gallus
是個16世紀文藝復興晚期的作曲家
鈔票背後的菱形符頭譜超美。

以下據說是他最有名作品的錄音

———————

南歐還有一位,出現在塞爾維亞(!)

塞爾維亞Stevan Stojanovic Mokranjac

名字是Stevan Stojanović Mokranjac,十九世紀末作曲家,
曾活躍於德國,合唱作品為主,都用塞爾維亞語言,
被尊為塞爾維亞音樂之父。
鈔票背面那沒查到是哪首作品,
不過我想是望春風之於台灣的那種地位的歌曲吧~

下面放他作品,我蠻喜歡這首。
(有聽到Rachmaninoff的Vespers的那種悸動)

———————

然後是,愛沙尼亞(!)

愛沙尼亞 Rudolf Tobias

他叫做Rudolf Tobias,十九世紀末作曲家與管風琴家,
鈔票正面右側有架管風琴(不確定是不是他服務過的那架)
據稱是愛沙尼亞第一位職業作曲家。
在俄國聖彼得堡音樂院求學,後來在主要活躍於德國。

以下是他的鋼琴協奏曲。
會不會有種聽到老柴的錯覺?

———————

本篇第一位Al Farabi出現在哈薩克,
放他在這篇文章中是有點犯規的,
人家畢竟是伊斯蘭世界的巨人,
音樂是他展現全才的其中一項學科而已。

但是!

哈薩克!

真的有放過一位純音樂家!

而且這位音樂家不是像上面四位一般:
1. 雖然出身於古典音樂的「邊疆」,
但都活躍於古典音樂的「中原」(德國、義大利…)
2. 創作形式同於歐陸正統(歌劇、合唱、管弦樂作品…)

這哈薩克音樂家,是個民樂作曲家!
對哈薩克這國家好感度狂升。

哈薩克 Kurmangazy Sagyrbaev

他名字是Kurmangazy Sagyrbaev,
手上拿的那把樂器叫做Dombra
(中文翻譯有點難聽…冬不拉)

放首他的作品

冬不拉長這樣,演奏起來應該很有快感

哈薩克有間音樂院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下面這影片是這間音樂院學生到德國演出
影片中後有一小段國樂演出,裡面有冬不拉

補充:
竟然發現,最新發行的哈薩克紙鈔裡,將他們國家的國歌印在鈔票中央!

500_tenge_(2006)

———————

其實……會寫這篇的理由是……

20414

最近新入手幾張大神,
讓我想起兩年前留下的現在這篇的資料,
(因為都是非常邊疆的地帶,所以當時就沒補充多寫了~)

廣告

那些關於國歌的日子

看著電視螢幕,下巴都垮了。

2002世界盃最令我震撼的畫面,
不是土耳其11秒就肛了韓國,
不是大金剛卡恩被火星人羅納多捅了兩刀,
而是冠軍賽前分別演奏兩國國歌;
聽到德國國歌的那一兩分鐘,
可以感覺腦子裡某部分世界觀正在崩解。

不是奧國國歌嗎?從小背到大的音樂常識,教學生也是這麼教的!

上網找奧國國歌(當時找到的還是陽春midi檔),
旋律卻十分陌生……後來才知道是奧地利國寶小莫的作品。

那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人家畢竟是5000先令,值十五張委員長的頭像。

無法理解的還是德國,我那時真覺得這是很謎的國家,
100馬克頭像是大又不是頂大作曲家的老婆;
然後國歌選的是別國作曲家寫的,
而且已經當作過另一個國家一百多年的國歌。

(克老子和芭樂當時好嫩。大金剛英氣逼人!)

註:1922年德國啟用海頓的旋律當國歌,該旋律原為奧國國歌
  1947年奧地利啟用莫札特的旋律當國歌
  其它自行估狗啦~

————————

2004~2005我在國防部示範樂隊服役。

服役期間因差勤所需,練過幾首邦交國國歌,
不過我豎笛吹得太有特色,基本上大差不會勾選到我;
當然由於邦交原因,那些主流(?)大國國歌沒機會聽到,
但也聽了不少非主流(?)中小國國歌。

註:本人在豎笛界是複音高手,而且不需特殊指法
  用正常指法能輕易吹出複雜的雙音三音
  和非常難控制的第二層泛音

我的第一次獻給了一個名字很古怪的國家,
聽到司儀呼喊的當下可能憋笑小噗嗤了一下。

「聖~~多~~美~~普~~林~~西~~比~~軍~~禮~~
 軍~~~~禮~~~~開~~~~始~~~~」

21秒開始那段我印象深刻,
我們當時演奏的速度快多了,
到那段時就有種非洲節慶原住民出來跳土風舞的畫面感。

總統府前迎賓時,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行進間吹奏,
坐著正常吹我都能複音泛音連發了,行進間又氣不順,
幾秒鐘很快地在泛音嗶了三聲後,隨即聽到副隊長在我耳朵旁說:
「再吹就把你禁假。」
然後我就扛砲到底了。好在那天沒再繼續出包,
倒是本屆豎笛班體能鐵人汪精衛竟然幹地,
知道有人陪葬大概是那天最大的安慰。

————————

當兵趣事多。
我還記得某次練邦交國國歌,隔週要出軍禮,
結果有天下午區隊長進大寢跟我們說甭練了,
因為當天早上已經跟該邦交國斷交。囧。

倒是服役期間問了幾個弟兄意見,
最受喜歡的國歌,好像,是薩爾瓦多國歌

對國歌而言規模頗大,本段中段本段,當進行曲在寫。

————————

留法迄今八年,
重要國家慶典時,我不是窩在家就是已經回台灣,
國歌只聽到過一次,也不是在慶典聽到的,
而是某次老婆大人所屬管樂團去外省演出時,
開場吹奏這首—我只會在聽1812時才有機會聽到的馬賽曲。

1812序曲還是慶祝法國打敗仗呢。
聽法國國歌時機最多的是聽打敗仗,多浪漫(?)啊。

管樂團演出國歌時,全體聽眾自動起立,
噢原來是國際通用禮儀,我還以為只有台灣如此。

話說我小時超乖,聽到國歌都會立正不動等播放完,
多有愛國心。
(長夠大後就沒那麼乖了,可能是對歌詞有意見吧,
 某句歌詞。哪句就不說啦~)

小學一年級還不認識國歌歌詞,每次昇降旗典禮唱到最後一句,
那音樂播放的口型和音韻都讓我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要唱「你信你的晚上失蹤」呢?

為忙碌人製作的旅人誌

這系列應該是日本鄉民製作的粉雪為起頭吧,反正多年前流行過一陣子。
關鍵字:為忙碌人製作的、忙しい人のための
(本文完。以下是古典音樂連結)

為忙碌人製作的小狗圓舞曲

為忙碌人製作的命運交響曲

為忙碌人製作的波麗露

為忙碌人製作的KV525

為忙碌人製作的英雄交響曲

為忙碌人製作的老蕭五

音畫

對,john cage和george crumb特別愛畫畫,
一堆六七八九零年代作曲家也都喜歡把譜做得很視覺藝術,
但自從大家都要學電腦打譜之後,這風潮已經漸漸退了,
不然製譜就是搞自己。

不過這篇不放那些幾何圖形樂譜,
(有興趣的朋請用google搜尋"graphic score",
 你會非常滿意地看到眼花撩亂)

這篇要放的,是畫。

看起來像樂譜的畫。

————————

最負盛名的當然還是美國作曲家/小提琴家Geoffry Wharton
的作品,科隆頌歌Ode de Cologne

畫的內容是德國的科隆大教堂,
標題是法文,
不愧是美國人吧,超多元的。

ode de cologne 1

ode de cologne 2

這份的確也是樂譜,譜的左手邊有標上樂器編制
(我記得聽過錄音,印象中音樂內容普通)

————————

另一位(好像是)美國藝術家James Plakovic
二十年來致力創作這類音畫作品

肖像居多,例如莫札特

mozart

耶穌受難

passion

他近來最有名的應該是這個世界地圖

world-beat-music

其他作品可到他網站欣賞:
http://plakovic.com/

(每個作品好像都有附實踐的音樂mp3,不過都非常難聽…)

————————

下面這份譜我不知道背景,請神人告知orz

atushi

感謝路過的朋友補充解釋:
我是路過的路人。
那個您看不懂的音畫應該是紀念有名的日本漫畫家山崎敦史(2006年去世,專門畫18禁系列的同人系列漫畫),樂譜(畫)的標題是"敦史大叔和異次元圓舞曲"。
敦史大叔的圖,大致類似像以下的連結,看起來這個譜真的弄得很神!

山崎敦史

————————

放個george crumb的作品。
他的幾何圖形樂譜當中,
有份長相是有象徵意義的

george-crumb-makrokosmos-ii-12

和平記號。

————————

這篇文章快結束了…不好意思
欠稿的補文,總是難擠出字來

文章最後,放的是法國女藝術家Taline Zabounian
其與樂譜有關的系列畫作,非常美麗的音畫。

papier

Partition5

LESPAR~1

這個女藝術家竟然還小我五歲…
http://www.talinezabounian.com/

————————

欠稿都補完啦!

該我了啦

接到怡欣電話的當下是非常錯愕的。

「學長啊~可以麻煩給我們學生上課嗎~?」

什麼課?

「視唱聽寫~~~」

視唱聽寫課?!

拉,拉拉拉 拉拉拉拉拉拉拉 拉拉 拉~~~~ 拉拉拉拉!
第二次
拉,拉拉拉 拉拉拉拉拉拉拉 拉拉 拉~~~~ 拉拉拉拉!
第三次
拉,拉拉拉 拉拉拉拉拉拉拉 拉拉 拉~~~~ 拉拉拉拉!
好對答案

想到這上課模樣,臉瞬間黑掉,掛滿斜線,
而且萬一當老師的彈錯節奏——抱歉齁我們要重來一次——那不就是人生最糗的時刻…!!!

「學長,麻煩你要用法國最新的試唱聽寫教學法喔~~~!」

法國?
法國視唱聽寫差台灣一大截啊……
用法國那一套不就倒退嚕,台灣學生恐怕會想這老師遜斃了吧。

「一個禮拜一班四堂課喔~~~!」

—————————

掛完電話,腦袋還停留在剛剛那個拉拉拉的囧場景,
為什麼學妹要整我呢?我們幾年不見了啊,印象中也沒招惹過她呀,
出一個大難題,又一個禮拜四堂課,是有這麼多東西可以上嗎,
難不成拉拉拉拉拉到天荒地老。

等等。試唱聽寫課有什麼難?啊這學問多啊。
君不見黃蓉說要炒白菜和蒸豆腐,洪七公就口水直流;
又蕭峰一套太祖長拳把少林僧打得頭破血流;
越基礎的工,越能顯出匠師手段。

漸漸地………臉上的苦惱轉為微笑,再轉為奸笑

bk_ab5805c719476ccd364209b755dec633_sJeegX

這樣不是正好嗎?

—————————

小屁孩時期,
看到講台上的好老師/地雷老師,就會興起
【以後我想成為這種老師】或【以後我絕對不當這種老師】

長大變成大屁孩後,
反而非常羨慕他們。(無論好老師或地雷老師)

規則?他們訂的
價值觀?他們設的
座右銘?他們給的
聽什麼音樂?老師想聽什麼就聽什麼

連句「愛情長跑不會有好結果啊同學!」也是我國中老師說的。
老師你看到我跟國中女友結婚,婚姻幸福美滿嗎?嘿嘿嘿

講台在他們腳下,麥克風在他們手上,還有期末分數這道神諭,
絕對無敵狀態。

現在,該我了吧。該我了吧。該我了吧。

Microphone-with-its-Your-Turn

—————————

該我了…但問題還沒解決,到底要上什麼?

當然先建立愛情長跑是會有好結果的價值觀囉

如果要拉拉拉拉拉到天荒地老,然後又要與眾不同,
那麼ferneyhough風格節奏課也許不錯

neocomlexity

這,先不要說學生聽不聽得出來,有哪個老師打得出來我都很懷疑。
而且學妹已經指定要法國了,新複雜不怎麼流行於法國啊…

法國流行什麼?

我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留學經歷,
吃過天大苦頭的有:
電子音樂、管弦樂法、巴哈風格聖詠、古典浪漫弦四、十四到十六世紀音樂寫作、
各種關十幾個小時考場的考試。
哪樣能用在高中音樂班的視唱聽寫?好像都不行。

等等…入學考呢?那個超機掰的音色辨識!

那個低音泛音牆超厚感覺有十樣樂器卻要聽出哪四樣樂器的音色辨識!
那個都在tutti長音卻要聽出哪十四樣樂器的音色辨識!
那個所有樂器都在緩慢滑音卻要聽出什麼協奏曲的音色辨識!

斗然出現一片新天地,
首先它是法國特產,而且應該沒什麼老師在教吧?

—————————

我立刻著手設計教案,
首先是節奏,拉拉拉拉拉配上音色辨識,
兩三四個樂器都演奏la,分別記譜於不同線間。
即使樂器音色很不一樣,節奏稍微快起來時,
就變得非常不容易辨認音色。
在音色上的選擇也可以很刁難,
例如finale midi音色裡的鐵琴和木琴、小提琴和大提琴,
分開聽就已經不容易分辨了,組成複合節奏會是非常變態的題目。

—————————

正規的音色辨識是一定要的。
作曲家的配器到位時,色彩會完全溶(就是這個"溶")化在一起
要用聽力拆解開來並不容易,所以先從基礎的五六七重奏開始

七重奏當基礎會不會太多樂器?其實不會,要看曲子

樂曲一開始,四個管樂器的音色非常鮮明,會覺得交織有點複雜也是半分鐘之後,
打擊樂器在一開始也只會聽到鈴鼓和大鼓聲,
這首來當上課開幕曲之一,我覺得非常適合。

七重奏的另一例

(如果是巴高考試,那只會出前七秒,都還在tutti時,問是哪七個樂器)
但即使到前三十秒,要確實分辨也不容易,
一直到三十秒後弦樂較明顯了才能聽到其他樂器。

然後呢,身為骨灰級披頭粉,
放點披頭四也是正常的(還要搭配當時穿去學校的披頭四t-shirt)
誰叫我是老師呢,愛放什麼就放什麼~

唱歌打擊之外的樂器是什麼?
這首練的是若有主角在幕前,能不能聽出平時沒在注意的台後音樂家,
剛開頭一支長笛後來增為兩隻長笛,很容易疏忽;
樂曲中間的木笛是一大驚喜;
還有隱藏在樂器之間的手風琴,其實並不容易聽到

這首有點困難,要聽出幾位歌者。
練的是有複數同質性樂器時,能否精確地辨認出數量。
(當然不是說練就隨便選音樂,
 否則像我同學寫的小提琴二十四重奏,聽得出來就太神了)
最大的提示是,51秒時,從低音到高音一連串降D大三和弦,
兩兩依次出現共四次,共八人啦~

—————————

跟音色辨識有關的聽寫課也是必須的,
已經有不少老師用此方式授課,
就是放一段音樂,聽某個樂器聲部。

要進階點?也可以。

分辨、判斷、練寫七拍子九拍子這種變化拍和混合拍;
我當時是放十二秒起的alto sax,
還可以順便練移調樂器記譜,一舉數得。

然後呢,身為新參早安少女粉,
放點早安少女也是正常的,
誰叫我是老師呢,強迫學生聽自己喜歡的音樂,一個都逃不掉!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二聲部聽寫!

かわいい~~~~~~~~~~~~~~~~~~~~~~~~~~~

這完全是本人的惡趣味。

—————————

以上,我2012暑假在清水高中的輔導課程。

最後附上今年開學初的影片,
我去客串上四堂團體即興課(團體‧即興課…那又是一通令人錯愕的電話了)

片中同學玩玻璃杯、玻璃瓶、吹口哨,
我即興鋼琴,把大家圈在一起。

ps我積欠稿子還清了吧?還是差一篇?

疊疊樂

我沒膽說這是作曲人的陋習,
不過我們身上似乎都流著ABA的血液。

從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被教導,曲末喚回符號感的重要性;
所以調要回原調,段要回原段,
倘若有本事能在最後兩個小節的高音域重現一次主題,
觀眾就能帶著會心一笑結束這次聆聽饗宴,
像經歷一生波折的老人最終回到故鄉,
這樣才叫做「完滿」。

不知道哪個作曲家說的?—「再現部萬歲!」
這在我看到葛利格的抒情小品集後徹底頓悟:
他老人家從24歲寫到58歲的66首鋼琴作品,
共計10個opus,耗時三十四年,
結果第66首的主題跟第1首的主題竟然一模一樣,
並且寫完第66首後也絕不再寫第67首,
就是要讓這第66首當作回到故鄉的老人。
葛利格太適合代言ABA,並在代言廣告上高喊這句「再現部萬歲!」

—————

…扯遠了。
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說ABA的。

而是很多作曲人除了ABA之外的另一個癖好:

stretto

疊疊樂。

會疊就是屌。
最好連counter-subject一起拿來疊、
double-fugue triple-fugue所有主題都拿來疊、
隔兩拍疊一款、隔一拍再疊一款、隔半拍再再疊一款、
三個聲部四個聲部五個聲部主題全部疊在一起、
stretto疊到天驚地動山兮鬼神驚雷兮天地碎(←有誰知道這梗)

—————

再次扯遠了。不好意思。
這篇文章也不是要說賦格。

先從底下這個影片說起吧,
我想大概就是因為身懷作曲人的疊疊樂癖好,
所以第一次看時超級震撼的。

雖說let it be和聲陽春又芭樂,但這麼吻合也太猛了;
披頭四let it be,paul彈的鋼琴從頭到尾都存在,
歌唱部分則是披頭四與綠洲穿插,
中間don’t look back in anger副歌部分,
吉他獨奏也是披頭四的george彈的。
兩個前後期英搖天團的兩首超級名曲,
榫頭卯眼喀嚓一聲疊得舒舒服服。

第一次看這影片,記得是27歲時。
當時我大叫一聲「quodlibet!這不就是quodlibet嗎!」
即使過了十幾年,還是沒忘記國二上熊澤民老師對位法課時的情景,
當時老師舉什麼例,我已經忘了,
總之對兩首已存在的作品能疊起來非常驚奇,
即使過了十幾年,對這詞仍然印象鮮明。

—————

後來用quodlibet當關鍵字找影片,
並沒有如我期待地跑出感興趣的音樂,
能找到的都是兩三百年前、玩那時期的民謠與自創旋律相疊,
再不然就是現代的歐陸民謠團,玩的也是他們才懂的兩旋律。

取而代之的,有另一個新詞彙出現。

去年2012年,獲連雅文打擊樂團邀約,
寫首與德步西有關的打擊重奏。
獲邀的有另外三人:在德國留學的學弟曉峰、國中學妹依琳,
還有素未謀面的、因google translation大紅的才子官大為。

由於我人在國外,沒辦法參加演出,
事後經由youtube聽了官大為這首Debussy Mashup
然後才認識"Mashup"這個單字。

很酷的曲子,不參加疊疊樂遊戲也可以玩得很開心。

查了一下,發現mashup和quodlibet意思好像差不多?
還是我英文很爛所以分不出太大差別?
總之拿mashup搜尋影片,瞬間列出一拖拉庫、看都看不完的影片,
才知道許多新樂種,因為youtube得以更加迅速地成長。
(例如我幾年前曾介紹過的multitrack acappella)
許多想不到能套在一起的多首曲子都被網友們一一試出來了

放一個覺得很不錯的影片

不斷穿梭遊走在莫札特第三第四第五號小提琴協奏曲,
當然有些剪接稍嫌不夠順暢,但已經非常、非常厲害了。

—————

回到連雅文打擊樂團演出的音樂會,這下輪到我了。

我的中文標題取作黃楊水華,這是直接翻譯自法文標題
Eclos de l’eau, de buis, ici
用法文念會發現,是Claude Debussy的諧音,
這麼取標題的原意是"重新詮釋德步西"。

德步西十幾首作品的二十幾個片段,除了不同曲子橫向相連外,
我骨子裡真的對疊疊樂情有獨鍾,
海疊塔、海疊月光、塔疊棕髮少女、
海疊棕髮少女再疊牧神午後、月光疊夢、夢再疊回海
高潮處也有個快樂島疊管鐘敲的生日快樂歌!

規則已經限定德步西了,我竟然還玩疊疊樂,
當初寫這首時可整死自己了。

—————

黃楊水華有限定德步西,
更早之前的音樂盒可沒限定。

這首很久以前放過了,再放一次youtube,
仍舊沒錄音檔,只有破爛midi聲。

沒限定疊哪些曲子,就可以大玩特玩疊疊樂了!
疊得一蹋糊塗啊!
你聽到哪些曲子呢?

三訪

a02

a02_1

 

a06

a06_1

 

跟百年前的偶像學長站同一個地方照相, 就有種「我繼承到某些東西」的假掰文青感。

噢,我好愛這種噁心巴拉的做作感。

——

用google搜尋了一下, 除了自己六年前寫的文章之外, 似乎沒什麼繁體網站寫這個小鎮的遊記, 而這別墅裏頭的照片也十分稀少。

六年前來時,導覽員說不能拍照; 三年前來時,導覽員說私下給你們拍,請不要流傳出去; 而今年,導覽員說開放拍照了!

所以能公開這些內部照片啦!

——

拉學長很會選地方。

即使近百年後的今日, Montfort l’Amaury這小鎮還是不容易到, 出車站後馬上感覺自己在高速公路交流道下車, 穿過複雜的圓環、還要走上四公里才到得了目的地, 別墅又位於小鎮的山丘上,甚至比當地教堂還高的位置, 整個探訪過程頗有朝聖的感覺。

別墅是一戰後買的, 他過去在巴黎時都是借住在爸爸和弟弟家, 賺夠錢後(看以下照片後就知道賺多"夠"錢) 才在大巴黎地區第六圈的此地買這棟別墅, 從1921年,時拉威爾46歲,住到62歲去世; 自小提琴大提琴二重奏第二樂章之後的作品,都是在這裡完成的, 其中包括波麗露、兩部歌劇、兩首鋼琴協奏曲等。

a01_1

——

Montfort l’Amaury市政府非常用心。

1937年拉威爾去世之後, 弟弟Edward接管房子,旋即捐送給市政府, 難得的是遺物一概不動,市政府也盡力保持原樣, 而且木製地板較脆弱,導覽一日五次,每次限六人, 於是,我才能很幸運地站在這,感受八十年前學長的創作生活。

b1

櫥窗下方是非常短身的背心, 據導覽員所說,拉威爾只有161公分、49公斤, 聽起來根本是台灣女生的身材。 櫥窗上方是拉威爾收集的拼圖遊戲, 老時仍童心未泯,愛小孩子, 可惜求婚被拒,不能如願留後, 拒絕他的女小提琴家的小提琴還留在拉威爾家(櫥窗下方未照處) 算他愛情上的一點慰藉。

b2

這間叫做中國廳,廳裡收集他在市場買到的東方藝術品, 但裡頭日製的東西比較多,還有三張浮世繪, 那年頭的文青,技能點一定包含收集日本玩意兒, 家裡有張浮世繪就是潮, 跟現在聽爵士、看村上春樹、喝星巴克、收集黑膠是差不多道理。

法國哈日是百年傳統啊。

b3

餐廳的超華麗餐具組。

b4

圖書室,又見浮世繪。

b5

圖書室裡的音響設備。 圖書室非常小,但拉威爾喜歡躲在裏頭聽音樂, 而且絕對不聽自己音樂,他只在音樂會聽自己的音樂。

a03_1

客廳。看看兩旁櫥窗昂貴的收集品。

b6

客廳暗門裡別有洞天。 這個小房間放拉威爾最珍藏的書物, 還有自己的譜。

「外面的東西你們想偷就偷,我的譜你們休想拿到」 我理解這種感覺。

接下來…就是此行最重要的地方了。

——

 

熟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 去帕西墓園跪德步西是我脫俗的嗜好, 也是獲得創作能量最主要的來源。

但在我心中,還有一處能與墳前跪德步西不相上下, 每次去後總是充滿能量。

a05

a05_1

 

——在拉威爾生前用的鋼琴前,彈拉威爾的作品。

有趣的是,三次導覽員都說其實不能彈, 看在我們都學音樂的份上,讓我們摸幾把, 於是我三次都彈到琴!

六年來彈的時間加起來應該有十分鐘, 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光之一。

喜歡拉威爾的朋友們,我推薦你們這個聖地, 琴的狀況不壞,但有點悶悶的,有法文鼻音重的感覺, 彈完會升天的。

(此外,看得出我正準備彈哪一首嗎?熟識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會彈哪一首吧!)

 

b7

導覽員說,拉威爾喜歡在鋼琴上擺滿這些小裝飾品, 而且絕對不打開琴蓋!(難怪聲音悶悶的)

a04

a04_1

鋼琴旁的作曲桌,古今對照。

b8

臥房。 那床鋪與罩子……把自己當王室了吧, 這人到底多有錢啊。

b9

浴室梳妝台。 各項傢私齊備,古龍水數瓶。

b9_1

據說是Montfort l’Amaury市第一位有浴缸的人, 而且堅持要有熱水,這對當時小鎮來說是困難的工程, 但在大把鈔票支持下,經過數月工夫也辦成了。 …有錢程度破表。

c0

還沒完,還有這個日式庭園。 除了浮世繪外,家裡再弄個日式庭園, 潮到出汁了嘛。

但導覽員轉述,之前有日本旅客來, 一聽說這是日式庭園,馬上反對:「這根本不是日式的!」

Bon,可能就像我們聽拉威爾的天方夜譚第一首「亞洲」, 中間那段五聲音階,分析老師一說那是中國風, 我們也會搖頭說「這不是中國」吧。

那年代才開始接觸東方,可能連徒具其形都稱不上, 頂多只能說從東方得到靈感而已。

不管日式不日式,這個花園還是整理得很漂亮 (本篇第三、四張照片就是在花園照的)

——

導覽到這邊告一段落。

我們試著想像:

 

穿著如此有品味的作曲家, 住在如此低調奢華的別墅裡,

a03

 

出家門後往山丘上走兩分鐘到山頂, 可以俯瞰小鎮全景,

 

花園後門打開,眼前是這樣一個步道

 

走在路上,小鎮街景精巧可愛

c5

 

能在此寫出像這樣美麗的音樂,實在一點也不意外。

——

最後,附上與學長的合照

c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