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四年後的心得報告

最近接受了師大音樂系系刊的委託,分享一點德國留學的經驗。掐指一算,留學至今才四年多,還菜著呢,包袱才剛擱下呢,有什麼資格倚老賣老?

不過四年雖短,留學生涯大致也進入了下半場; 拜別當地后土之前,也該整理一下對這地方的種種恩怨情仇。 於是硬著頭皮寫了一篇非常籠統、非常主觀的心得報告,向學弟妹交差之餘,也原稿照登在旅人網誌,象徵性結束一下柏林站的半年枯水期。半年稿債不是一夕可償,且以此文聊表歉意。

 

—————————-

 

德國近年以穩健的經濟狀況,逐漸在歐盟中取得領導地位,因而也吸引了台灣人不少目光。網路上流傳著幾篇文章,或讚揚日耳曼民族的嚴謹、細膩,或借鏡德國人的社會政策、能源方針;有些中肯,有些不免溢美。而站在一個音樂留學生的立場,除了提供大家現行的德國學制資訊,也想藉著這篇文章整理自己四年多以來的感受與觀察,並且自問:到德國求學的價值在哪裡?我們能向德國人學習些什麼?德國人在音樂教育上重視的是什麼?

我主修作曲,能分享的經驗泰半來自作曲組;以我個人經歷也很難概括涵蓋德國生活、音樂教育的種種面向,只能試著寫一點留學生涯中的見聞,提供大家一些觀察的線索。

先談談學制吧!

 

德國音樂院現行學制

前幾年德國音樂院的學制經歷了一番變革,由原先的藝術文憑(Diplom)/最高藝術文憑(Konzertexam)的結構,調整為學士/碩士制度,逐漸貼近美國的學制。而最高藝術文憑被移到了碩士之後。如果碩士班畢業考的成績足夠優異,才能繼續攻讀最高藝術文憑。

以下逐一說明每一階段的學程所規定的學期數,與報考資格:

學士(Bachelor):與台灣一樣,通常是八個學期,有些學校的特定主修則是十個學期。入學考內容與與台灣很相似,但樂理、聽寫考題明顯簡單很多;如果花一段時間學習德文樂理名詞,通過樂理聽寫考試是不難的。

報名入學考的前提是高中畢業。但未在台灣大專院校修業完畢的考生也會被要求報考學士班,通常得重新從第一學期讀起。

唯一與台灣制度比較不同的是,德國音樂院的學士班仍然參考了原本藝術文憑班的精神,將八個學期分為兩個階段。前四學期修業接近完成時,會需要通過第一階段的考試,除了主修考試外,還需繳交一份樂曲分析小論文,並接受音樂史的口試。通過考試之後,才符合參加之後正式畢業考試的資格。

也有不少人將第一階段考試延後到第五學期以後進行,但無論如何,沒完成樂曲分析與音樂史的考試,是無法申請畢業考的。

至於正式的畢業考通常是兩場音樂會——一場獨奏、一場室內樂。值得一提的是,德國音樂院的考試皆以等第制評分,也就是拿到的分數”越低越好”。4.0以上不及格,拿到1.0 到1.5分算是“特優“(sehr gut);取得特優的成績,才比較有機會報考更高階的學程。

碩士(Master): 通常為四學期,在兩場畢業音樂會外得交出60到80頁的碩士論文。在碩士畢業考拿到特優成績,才有機會報考最高藝術文憑班。

最高藝術文憑:這是一個統稱性的中譯,其原文名稱有很多種,如: Konzertexamen(考試音樂會學程)、Aufbaustudium(進階學程)、Soloklasse(獨奏家學程)、Meisterschule(大師學程)等等。每所學校所採名稱不一,但都是同一個意思,在台灣教育部的認證系統中也都等同於博士。所以,回台灣後若想進大學教書,這個文憑為兵家必爭之地。

修業時間一樣是兩年(少數學校只有一年)。入學後每學期都得開一場以上的完整音樂會,並由教授評分。

最高文憑班的入學前提除了碩士畢業考取得特優成績以外,大部分學校還有個特別麻煩的規定:錄取名額與所有主修共享(例如:所有主修加起來只錄取三個考生)。也就是除了殲滅同主修的戰友,你也得撂倒其他主修的對手,包括該校碩士班畢業考符合資格、意圖繼續報考最高文憑的”主場選手”。換句話說,那些初來乍到就直接報考最高文憑班的人,值得我們投予一定的敬畏。

 

德國的生活氛圍

德國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德國是個適合背著雙手慢慢地散步、想想事情的地方。

課不多,學期不長。以柏林藝術大學為例,冬季學期為十月中到二月中,夏季學期從四月中到七月中;冬季學期當中還夾了兩周的耶誕假期,等於每年有五個半月的時間都在放假。所以我說德國學費為什麼便宜? 簡單嘛,沒怎麼上課自然貴不了。(柏林藝術大學音樂系每學期學費約270歐元,其中170元為半年期柏林大眾運輸車票)

與許多中歐國家一樣,德國的城鎮有著相對緩慢的生活節奏,路面寬敞,車流量受嚴密管制,城市的綠化做得相當好,住宅區也普遍安靜。以柏林而言,市區內的大型百貨不多;商店大多一周只營業六天,營業日大多是晚上八點或十點關門。環境清幽,購物就不怎麼方便。人生很公平的。

德國也是個對藝術相對友善的地方。藝文活動相當多,其品質與多樣性都令人興奮。尤其柏林是近年全球最優待藝術家的城市之一:門檻不高的自由藝術家簽證與市府不惜債台高築也堅持發放的藝術家補助金,讓柏林成為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紐約,各個領域的藝術家在此聚集;老舊的游泳池上演著獨立製作的歌劇;廢棄的倉庫、停車場改建成藝文展演空間;音樂系會將整學期的展演活動按月製作成冊,提供民眾自由索取,也因此各個樂器班的班級音樂會,甚至”比較不平易近人”的作曲組發表會,也都有一般民眾聞訊而來,甚至主動與演奏家、作曲家分享心得。

德國是個能讓人靜下來、慢下來,好好整理思緒的地方。分明的四季與時常陰鬱的氣候也讓人的感知更為敏銳、纖細。

四年多以前我初到柏林,當時迎接我的是當地二十年來的最低溫:零下十七度。幾次在近乎凝結的冰冷空氣、積雪十幾公分的白色大地上踽踽獨行之後,才會真心擁抱春暖花開的喜悅;直到發現真正稱得上”夏季”的時間只有兩到三個星期,才能領會入秋時節直入骨髓的淒清。

陰鬱的氣候、不舒心的環境往往將人推入內心的探索。德國音樂中對於結構、邏輯的冷靜思考,對於張力的耐心鋪陳,多少也來自於這樣的氣候型態吧?

 

德國音樂院的教育方針

每一所音樂院、每一位教授的教育理念自然難以一概而論,但重視分析、重視基礎算是其中的兩個共相。

在德國的第一個學期,我前後與兩位教授上課,他們都問了我同樣一句話:”你能不能先思考聲音(sound),再思考音樂的動作(gesture)?”對他們而言,我的作品有不錯的衝擊力,而對於聲響與結構的思考不夠細膩。

思考結構的方式有很多種,有人會在下筆前設計好較完整的架構理路,甚至讓各種結構參數的走向、比例都符合某個特定的數字邏輯(例如黃金比例);也有人較為依靠聽力,開放給直覺較多的發揮空間。我比較偏向後者,大學以來所受的作曲訓練讓我漸漸有能力感知音樂的發展方向。

但依靠直覺所聽出的聲音組織,亦有粗細之別。我的學習歷程中,第一步也許是聽見音樂動作、織體疏密所帶來的感官衝擊力,以及段落間的表面平衡與情意層面的連結,那麼接下來就要訓練聽力解析出更細緻的聲響組織,重新檢視所運用的每一種聲音,及其各種相互作用的可能性。

讓聲響細緻化,並將邏輯性貫徹至聲響層面——這是我在柏林所上的第一課,教授們以此補強我的基礎。主修課上,除了一些寫作的基本技術原則(記譜、結構平衡),教授很少針對我的音樂性與發展手法有所置喙。當我遇到樂曲發展上的問題,教授也很少直接針對我的作品給予建議,而是提供作曲名家的結構手法,讓我在分析中找到適合自己的解決之道。

另外,有一門課在德國算是跨組必修:風格與聽覺分析(Tonsatz und Höranalyse)。顧名思義,其內容為音樂史上各個時期、風格的寫作手法分析,並且側重以聽覺分析音樂架構的能力。器樂班的教授大多也以相當嚴謹的態度看待樂曲詮釋,以風格與結構的分析作為詮釋的依據。

以上簡述我對德國音樂院教育方式的觀察。但我的判斷多半來自於各校課程設計的共相、友人的經驗分享以及自己在柏林藝術大學的見聞。每個主修教授的性格與教學方式自然有很大的歧異,音樂院也有非常多來自其他國家的老師,帶來相當多元的教學文化。我個人的經驗當然不足以歸納德國音樂院的總體特色,事實上也不一定有。

所以,無論你決定到哪裡留學,請拋下一切定見,勇敢去闖吧!

在親歷德國之前,我並不特別喜歡德國當代音樂,也對極為重視細部結構設計的作曲方式戒慎恐懼;一方面希望體驗徹底迥異的美學價值觀、試煉於完全不同的訓練系統,又深怕過往努力打磨的美感直覺在陌生的環境中折翼。我的確經歷了很長一段撞牆期,直到第六個學期才寫出比較能說服自己的作品,初步消化了前三年的種種思考;但這一段沉潛、自我質疑的過程為我未來的發展帶來了相當多的線索與啟示,這個自虐一般的選擇是有價值的。

以一句自創的謬論作結吧:”人不自虐,枉少年。留學不自虐,白花錢。”一旦決定要出國讀書,請務必珍惜這個在陌生環境中尋找自我的時期,別害怕受挫。年輕嘛,多被電幾下挺有助於身心健康的。

一起加油!

音樂教室

最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張菲的周末綜藝節目,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音樂教室了。話說音樂教室其實也就是比較綜藝性的打歌節目,裡面會請來各式各樣的發片藝人,除了打歌之外也有安排一些才藝之類的表演,基本上就是搞笑與打歌兼具的節目,"音樂教室"這個名字只是主題而不是內容。

不過回頭看看,能把這些人湊在一起也是滿了不起的。

說到英國的音樂教室的話,可是比我們綜藝搞笑的節目要來的認真多了,其中讓我身邊學古典音樂的人最恨得牙癢癢的一個節目叫做:Pop star to Opera star.

這個節目正如其名,找來許多流行歌明星,讓他們上個幾堂聲樂課,然後上電視跟管弦樂團唱唱"聲樂"。其中最有名的聲樂老師甚至請到了Rolando Villzon這等一線歌手來演出。

有唱到決賽的歌手感覺上還不錯,可是也有這種把夜后移低來唱的角色(不然是要他們怎樣):

可以跳過從二分五十五秒開始聽。

不管怎麼說,這些都算是好聽的,也有一些讓人有點生氣的版本如下:

老師們,你們開玩笑的吧,他在幹嘛?

花腔….花腔怎麼了!?

Summertime要變Wintertime了…

歐……又亂切!這節目超愛亂切歌!

我完全不知道這是甚麼……(我當然知道這是卡門,不過我整體而言不知道這是甚麼!)

整體而言這個節目讓人火大的就是,請了一些明明唱流行歌唱好好的人,硬是把他們半生不熟的改成莫名其妙的唱法,還認為這就是聲樂,而這些人照這樣唱下去一定一天就喉嚨壞掉。聲樂在語言,演技,聲音技巧上都必須要有一定的平衡以及成熟度,而我們看到的這些演出,不知道到底觀眾群是設定要讓社會大眾覺得聲樂也沒甚麼,有夢最美,還是要拿來惹火聲樂界的人。

相較之下另外一個音樂教室節目就高級的多,BBC2的Maestro是一個指揮節目,一樣請一些演藝圈的人去好好上幾堂指揮課,然後來個指揮大賽!

這位Sue Perkins是英國最有名的一位女主持人之一,以其主持的風趣幽默著名,也是四年前贏得這個比賽的得主;這個比賽說大不大說小不小,Sue Perkins當年贏得第一名之後,就在BBC PROMS裡面演出了一首;今年的得主則是在英國柯芬園皇家歌劇院波西米亞人演完第二幕時,得以跟皇家歌劇院的青年培訓歌手們重新演一次第二幕,當時還在劇院裡面廣播,如果不想重聽一次第二幕的觀眾可以到吧檯去,有免費的飲料供應。

會對這個節目有比較多好感的原故,是因為他們都好好的找皇家音樂院等大學的指揮老師,好好的上個一兩個月的指揮課,而不像前面的聲樂節目,有機會看的話可以看到裡面老師有點不知道能在短時間內做甚麼的感覺。

最後附上指揮比賽難得找到的影片。

不管怎樣,這也能算上一種古典音樂落實到一般民間生活的證明吧….

超級星光大道

記得在超級星光大道最風行的第一年,我每次都守在電視前面跟全家人一起引頸盼望本周有沒有歌手會介紹一些我沒聽過的新歌,看得我們樂不可支的;當時就有一個想法,流行樂壇都可以這樣做,要是拿來大家都唱聲樂,這節目一定沒有人要看,真是可惜。

來了英國之後,某一次聲樂的同學開始相招:下星期Cardiff singer of the world 要開始了,決賽那天要不要一起在宿舍聚餐加看比賽,好奇的我一問之下驚為天人,原來聲樂版的超級星光大道不是沒有,只是鄉巴佬我不知道!

Cardiff Singer of the World的官方網站,上面有每年的決賽者影片。

http://www.bbc.co.uk/wales/cardiffsinger/

這個比賽成立於1983年,之後很快的成為世界知名,也是最大的歌唱比賽之一;初賽會經由錄音審查挑出二十個國家的歌手,而複賽以及決賽則在威爾斯的卡爾地夫舉行,另外也有藝術歌曲比賽在下午兩點半舉行,最後雖然沒有電視直播但也會最終一起頒獎。複賽從星期一到星期四,每天晚上七點半現場直播五位歌手和樂團的比賽,並會請兩位歌手來中場評論每一首曲子的演出,而每一天晚上都會選出一位或兩位當晚的得勝歌手進入決賽。星期五晚上則是決賽,五位世界各地的年輕歌手站在舞台上,和樂團演出,接受訪問及評論,最後則會選出優勝者以及觀眾獎。

這個比賽培育了許多現在在樂壇呼風喚雨的歌手,最知名的就是1989年的優勝者Dmitri Hvorostovsky,以及同年得到藝術歌曲大獎的Bryn Terfel;以下列出各年得獎歌手們:

 Song prize (introduced 1989)

 

附上去年最讓大家眼睛一亮的複賽歌手,南韓的Hye Jung Lee,她的花腔相當漂亮,不過最驚人的就是她勇敢的帶了John Adams的Nixon in China現代歌劇來參加比賽,結果也相當讓人驚喜。對這首歌劇有興趣的朋友請從七分開始看。

 

有興趣的話可以很容易的在youtube上找到比賽的錄影;2011年的得主讓我跟朋友大大感嘆了一番,覺得實在是沒有好到可以打敗其他四人,不過比賽這種事情誰知道呢,至少近年得主都長的美艷動人,這或許也是現代歌劇的一大走向吧。

寫到最後,竟然心有點酸起來了,我要去減肥了。

特拉法加廣場

現在時間五月十六號,窗外陽光明媚,百花盛開;粉嫩的櫻花已經全部凋謝,窗外的紫色花樹不知甚麼時候又盛開。在這個狀況下倫敦站主似乎應該要來寫寫倫敦的春天以及二十七歲的作曲家們下集,但是卻沒有是為什麼呢……?

因為以上那些凋謝,盛開,五顏六色的精采畫面全部發生在雨中!!自從上一篇似乎春暖花開的美麗倫敦文章以來,倫敦天氣就沒有給過人們好臉色看:一連下了快兩個月的雨,所有花辦掉落在地面混在泥中水中變成春泥,軟爛的令人無法忍受,加上這兩天似乎終於有一點太陽的蹤跡,氣溫卻保持在恆溫的七度…..我受夠了!倫敦的人們也受夠了!

再來倫敦之前,總是愛嘲笑英國的人愛聊天氣,四年之後我發現自己也深深染上這習慣,不過要我們怎麼不聊天氣呢!倫敦從來沒有一個固定的天氣,不管你看到的是晴天,陰天,雨天,他們都會在一小時內變化萬千,加上一天相差超過十度的氣溫,這個組合變化就可以讓人聊到天荒地老:大晴天,小晴天,有陽光的陰天,沒有陽光的陰天,太陽雨,細到幾乎沒有感覺的細雨,普通的雨,稍微有點分量的雨,大雨,夾著雪的雨,夾著冰雹的雨,冰雹,小小掉到地上就融化的雪,普通份量的雪,大雪(大概每兩年發生一次,因此發生的時候一定要大講特講),搭配上所有的溫度,我想大概有一百種變化吧。舉例來說兩星期前下了一場明明已經是氣溫十五度卻還是發生的冰雹雨,難得倫敦終於讓氣溫超過十度了,卻下起冰雹,世界上還有比這更深奧的哲學嗎?我想不出來。

不過讓站主最火大而決定拋棄描寫倫敦的春天的重點是,倫敦似乎還活在半年前,一切天氣變化都比照十一月辦理;站主身邊的人紛紛抱怨:

Dear London, November has already passed for half an year, COPE WITH IT!

親愛的倫敦,十一月已經過半年囉~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這裡有陽光的日子,就像泡在十度游泳池裡時照到的陽光一樣,有在動的時候覺得涼涼的水配上陽光好像很舒服,你試著不要動五分鐘試試看,保證你凍死在現場。天阿親愛的倫敦,求求您,已經五月了,能不能賞我們一點超過十度的天氣呢?七度很好,七度很舒服,不過七度超過三個月配上綿綿細雨跟陰天是會讓人抓狂的!

好的,我花了差不多快一千字描述倫敦的天氣當導論(跟倫敦人聊天開始差不多長度,我們總是,總是用天氣當聊天的開始!),現在可以進入正題特拉法加廣場了。

以下參考維基百科的解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9%B9%E6%8B%89%E6%B3%95%E5%8A%A0%E5%BB%A3%E5%A0%B4

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是英國大倫敦西敏市的著名廣場,也是旅遊景點,建於1805年

廣場南端是政府辦公區白廳,通向國會大廈,西南是水師提督門,背後是通往白金漢宮的儀仗道林蔭路。廣場北面是國家美術館。廣場四周還有聖馬田教堂(St. Martin-in-the-Fields ),和加拿大南非馬來西亞英聯邦國的高級專員署(英聯邦國家互派的大使級代表處)。過去廣場四周有街道環繞。近年北邊的街道被封,改為人行道,改善了廣場的交通和環境。

廣場最突出的標誌是南端的納爾遜紀念柱,高53公尺。此碑紀念著拿破崙戰爭中的海軍上將,英國民族英雄霍雷肖·納爾遜。柱頂是將軍的銅像。柱底四周是四隻巨型銅獅。柱基四周是記念拿破崙戰爭各次戰役的浮雕。廣場中部是兩個花形噴水池。廣場北端是台階。廣場四角上有四個雕塑基座;國家美術館前另有兩個。這六個基座中有五個現有銅像,包括數為歷史名將,君主和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西北角的「第四基座」一直空缺著。近年倫敦市政府在此輪流置放一些現代雕塑作品。

特拉法加廣場是當地交通的中心樞紐,查令十字車站即位於其附近,有巴士及5線地鐵經此。在百多年來,人民都愛在此廣場歡渡除夕夜、聖誕節,或政治示威

基本上如果對這個廣場有所疑惑,只要把它想成兩廳院廣場就好了。除了逢年過節的節目,政治示威之外,特拉法加廣場也常被使用在各式各樣的集會上;啤酒節,加拿大國慶日(因為加拿大領事館就在旁邊),戶外古典音樂會,歌劇轉播,芭蕾轉播之類的,以下就讓我來慢慢介紹。

加拿大國慶日紀念啤酒

尼爾森將軍的柱子前搭起了舞台可以表演加拿大音樂,在前面搭了曲棍球廣場,選手們穿著直排輪鞋比賽。

慶祝BMW以及倫敦交響樂團合作的戶外音樂會,音樂會演出了史特拉文斯基的火鳥以及春之祭,每一個章節旁邊的大螢幕還會根據芭蕾舞劇進度,打出目前的故事變化;中間穿插一首當代作曲家以春之祭為主題而作的新曲子,並邀請了倫敦各中學的青少年來跟倫敦交響樂團LSO合作這首新創作,讓青少年們有機會跟世界一流的樂團及指揮彩排並演出,我覺得相當深具教育意味。

回頭一看有好多人,倫敦人好踴躍阿。

不過我覺得特拉法加廣場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慶祝活動,是皇家歌劇院與BP screen合作的夏季慶典。

每年夏天(雖然現在還是冷得讓人抓狂,不過站主會努力忍耐不要繼續聊天氣)五月到七月左右,BP會跟皇家歌劇院合作,在英國全境實況轉播兩場歌劇以及一場芭蕾,而且歌劇院以及英國各地廣場都會安排主持人,在開場以及換幕之間跟全國的觀眾互相打招呼(其實就很像跨年各地現場連線這樣),而倫敦最大的集會廣場就是特拉法加廣場了;歌劇開始前他們會製作關於後台服裝以及道具製造拉,歌劇背景介紹,以及再換幕之間訪問歌手心得(雖然我都會在心裡大叫:他們等一下還要唱,放他們一馬吧,讓他們去休息啦!剛剛唱很累了啦!)之類的,有點像是現場直播的BBC紀錄片,而我們全部都占有一席之地這樣。

剛來的第一年還好傻好天真,站主完全不知道有這種活動,第二年只有趕上一場多明哥唱的Verdi,卻因為下大雨所以落荒而逃,終於在第三年(也就是去年)全程參予這個盛大的音樂饗宴! 去年打頭陣的是芭蕾舞劇Manon瑪儂。瑪儂基本上就是講一個沒定性的小女孩跟愛人私奔到巴黎,然後拋棄愛人成為交際花,最後死在愛人懷裡的任性故事;看過Anna Netrebko跟秀色可餐的義大利男高音Vittorio Grigolo 在台上被導演安排互相剝半光的歌劇版本,當然不能錯過世界最好之一的Royal Ballet演出。當天我跟同學兩人之身走向現場,看到最後果然感動得起了雞皮疙瘩,不過我們兩個人甚麼都沒帶的出現在現場後,才發現身邊的人坐在自己準備好的椅墊上,喝著白酒吃著三明治邊看芭蕾舞劇後,兩個餓的肚子一直叫又被冷風吹的無法動彈的台灣小女生誓言在下一場演出扳回一城!

下一場演出是普契尼的歌劇蝴蝶夫人,這次站主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準備了野餐墊,共襄饗宴的朋友們,各式飲料,甜點以及亞洲式便當到現場;果然一打開野餐墊把食物攤開來,就受到身邊外國人不少的目光,並不停受到詢問"我們能不能坐在你們這一攤",總算是搬回了面子。

有日式御飯團,茄盒,日式蔬菜蛋捲以及章魚小香腸,炒米粉之類的。

然後也不知是做出了口碑還是怎樣,當我要去聽第三場的歌劇"灰姑娘"的時候,身邊的朋友已經自動詢問能不能邀請自己來參加我的歌劇野餐了~哈哈~


這次是法國歌劇所以準備法式乳酪麵包捲

這次是煎蛋捲,大亨堡形狀小熱狗,芝麻醬毛豆雞肉捲,還有挖空填滿鮪魚沙拉的小番茄花圃配小草莓,另外有人點菜螞蟻上樹。

其實有兩攤人,不過沒有拍到另一群人。站主完完全全的雪恥了阿!!!!!!!

附帶一提,在灰姑娘的中場休息時,某一位朋友突然大叫:

“Joyce DiDonato(女主角)剛剛上Twitter了!她說在特拉法加廣場的朋友們辛苦了,外面很冷吧,希望你們喜歡我們的演出!!!我愛你Joyce!!!!!!!!!!!!"

當下我只覺得現代科技也太有互動感了吧….冏

對戶外歌劇有興趣的朋友,今年的表演資訊如下:

17 May – La Bohème

30 May -Falstaff

16 July -Metamorphosis Titian 2012

詳細轉播地點請參閱皇家歌劇院官方網站:

http://www.roh.org.uk/about/bp-big-screens

倫敦的春天/27歲的他們(上)

前幾天走在路上突然驚覺,這是我在倫敦度過第四個春天了。

想當初第一次看到冬季所有樹葉都掉光的情景,內心受到多大的震撼,這景象若是發生在台灣,我們一定以為那棵樹生病了或死了,而在這裡卻是一種不能再自然的景象。

於是我現在才能看到這樣憂鬱的春天:路旁樹枝依舊是光禿禿的一片,但青苔卻已經爬上了樹幹,在整片灰黑色的基調上染上一股詭異的綠色陰影。這裡的氛圍是陰鬱的,如詩如霧一般;即使是少有的晴空萬里,陽光依舊是冷冽的,走在外面似乎被浸在冰桶一樣的早晨黃昏,或是陰沉沉的靜默毫無聲音的倫敦春季。

但也由於是第四年了,因此我知道這一切都只是一個伏筆,為了迎接那光芒萬丈的真正春季到來,為了在四月時突然間的溫暖嘈雜,一夜之間會全部盛開的粉紅櫻花,金色含羞草,紅的紫的白的綠的一時間綻放開來不知名的花,從早到晚用不完的陽光,不停歇的笑語以及酒吧裡裡外外此起彼落的酒杯撞擊聲,喧嘩聲…..

我愛倫敦的四季,但這個春季前的小小序曲總是讓我額外珍惜,也有點像是英國人的個性,在認識你可以開心大鬧之前總是帶著那麼一點,近似冷漠的含蓄客氣。

-----------------------------------

算來也在倫敦呆三年半了,從當初不太了解世事的二十四歲也突然間變成二十七歲了,那天突然間想到,許多有名的聲樂家都老早在23,24歲就出道,像我這樣慢吞吞的該怎麼辦才好,緊張不已;換念間想想,應該作曲家們比較好吧,可以用一生的時間慢慢作曲,不太有受年齡限制的事情,因此應該可以慢慢成熟。抱著這樣想法的我稍稍查詢了一下我喜歡的作曲家們在二十七歲時的成就,突然間嚇的咋舌,以下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些人在二十七歲的時候做了甚麼: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

在二十七歲那年,莫札特在作曲技巧上還是使用了相當程度的巴洛克風格,受到巴哈韓德爾相當大的影響;當年他的作品有以下這幾個:

Die Zaubefloete

Symphony no.41

Mass in C minor

Giacomo Meyerbeer (1791-1864)

不是聲樂組的可能會對這位作曲家比較陌生,不過他可是在大歌劇Grand opera時期最盛行的一位作曲家,而且直到今日也有很多作品還被演出;二十七歲時他譜寫了兩部歌劇,邊聽我邊想,要是能夠在二十七歲的現在練起來這些作曲家二十七歲時的作品,那我也沒甚麼遺憾了。

Semiramide riconosciuta

Emma di Resburgo

Gaetano Donizetti (1797-1848)

身為十八十九世紀的義大利喜歌劇代表,大家一定不會忘了董尼采第的。他的作曲速度極快,據說愛情靈藥是他臨時接下的委託,在三個星期內完成歌劇,一個星期給歌手樂團彩排便趕上台的作品;不過二十七歲的時候他寫出來的是另外兩部歌劇:

L’ajo nell’imbarazzo

Emilia di Liverpool(L’eremitaggion di Liverpool)

Frederic Chopin (1810-1849)

前幾天走在路上被一個波蘭人問路,之後被攔下來上了一課關於蕭邦的個人簡介。

波蘭人:蕭邦其實並不是純種波蘭人,他媽媽是法國人,所以嚴格來說他應該是混血兒!

二十七歲蕭邦的作品實在是很多,不過早在二十歲之前他就已經寫完了他的第一號及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二十七歲時他的作品如下:

Nocturne in C minor

Improptu in A flat major op.29

12 Etudes op.25 (嚴俊傑演出,推廣一下自己人)

sonata in B flat minor

這首曲子在日本其實是有歌詞的,我的朋友夏美跟我說,他們在日本練這首都會幫主旋律加字:

「愛は何,恋は何?愛は何,恋は何!」(愛情是甚麼,感情是甚麼?)無限反覆。

Mazurkas op.33

Waltzes op.34

Bedřich Smetana (1824-1884)

總算壓力小一點….史麥塔納在二十七歲的作品是這個:

女兒 Marie Smetana

(待續)

方寶與眾神的十日談!(上)

2011年,除了在低地國發奮學習之外,也趁地利之便到其他國家走跳,像是比利時、瑞士與希臘。撇開當初隻身前往歐洲的應考之行不說,從2011年6月19日至6月28日為期10天的希臘之旅就是我此生首次的自助旅行經驗了。在六月期末考季前,收到朋友來信詢問是否在六月下旬有空能頂替她去原先規劃好的希臘旅程。猶豫了兩週後,我決定將部分理論考試時間往後調整,就能如期在主修考後立即前往希臘渡假。

啟程

確定走跳之行後,為了之後能夠專心準備主修考試,得先將行程重新調整並確定好,整整五天焦頭爛額,就為這些重要的瑣事。

A. 首先,花了兩個整天在背包客棧與各部落格中大量瀏覽,將想去的景點、物美價廉的落腳地、該注意的事項與相關的關鍵字寫下,以便草擬旅遊路線。

B. 接下來得在行程中歸納取捨,組合出適合的路線,再另外思考交通上有效率且經濟的承載方式。畢竟希臘內陸就超多神廟古跡,而且愛琴海上也有數不清的漂亮島嶼,尤其船票機票時間與價位的部分十分雜亂,實在需要好好研究。

C. 在第四天我的旅遊雛形終於完成,也訂好所有住宿與交通事宜:

19 Athens 20-23 Santorini+ Mykonos 24-25 Athens 26-27 Meteora 28 Athens

主要分為內陸地區的雅典、天空之城Meteora與愛琴海部分島嶼三個區塊。在海島來往內陸部分,原本預計搭夜船節省支出,誰知太晚訂票銷售一空,只好選擇省時的飛機,但去回皆安排在最早或最晚的班機以控制開銷,另外選擇早班飛機的好處就是可以睡機場連帶住宿費一口氣省下。而雅典到天空之城的部分單趟就需要五至六個小時,我決定搭夜間火車來爭取玩樂時間及節省住宿費用。

D. 再來就能規劃較詳細行程:

檢視之前記錄想前往的各景點,也要另外查好相關資訊(開放時間、交通上的接駁等等),經一番取捨後才會出現最有效率的路線圖。以24號我在雅典行程為例,天氣炎熱所以早早上衛城,如此在太陽高照的中午正好可以進入城下的衛城博物館參觀,順便避暑。(但是最後我還是中暑了!)

E. 最後要進行從頭到尾的沙盤推演:

把每日時刻表都整理好;寫下每到達一個地方要注意與確定的事項( 如雅典國鐵無法在網路上預訂車票,所以必須在第一天就先預購前往Meteora的夜車票 ):及在Google Map上瘋狂列印地圖。由於是一人走跳,凡事還是小心謹慎為妙, 寫下了旅遊警察與台灣辦事處的聯繫方式、把所有相關證件複印一份、信用卡報失電話查好、我也複印了可能會使用到的各交通時刻表,以備不時之需。

     受眾神眷顧的雅典?!

出發前一天睡朋友家以便趕搭凌晨六點早鳥飛機。抵達雅典後,由於當時雅典處在歐債風波引起暴動中,許多交通路線改道,所以先前往旅遊中心確認不太清楚的事宜,並到之後預定住宿的Youth Hostel拿旅遊資訊 ( 雅典城破歸破,青年旅館品質倒是滿好的,除地利之便外,每日有都市導覽,週末另有到阿波羅聖地Delphi的郊遊行程)。一切瑣事備妥後,終於可以進行我在旅行中的最大嗜好 『漫無目的地閒晃』。行程中令人感到比較欣慰只有逛市區著名的新古典主義建築與東正教禮拜堂、其餘是Monastiraki 跳蚤市場、各旅遊書與遊記大推薦但令人感到浪費生命的普拉卡區、作功課後卻在餐廳吃了超爛烤羊膝附養魚味白開水。

此外,晃著晃著進入北站靠近中國城一區,沒多久後就感到不太對勁,周遭環境令我十分不舒服,每個路口都會被三五成群的東歐移民朋友行注目禮,每隔五分鐘就會有配槍重機警察巡邏,原來我進入以行搶著名的Omonia地區,這是來到歐陸後第一次覺得這麼危險,隨即快步走入地鐵站回到暴動的憲法廣場。暴動現場跟Omonia相比之下溫馨多了,就算在擁擠人潮中拖著行李流竄快要了我的命,但廣場中因著抗議活動有很多有趣的畫面,像是黑色幽默類的政治人物肖像,或者臨時搭建的絞刑台,另外出現很多如台灣夜市般的小吃攤供給大家食物,販售仿冒名品的攤販們當然也搭上這發財順風車。首日的最後行程是雅典的都會夜店區Gazi,準備從憲法廣場站買票去搭地鐵時,發生了一件令人永生難忘的浪漫故事,一群年輕人過來跟告訴我” Hey ! You are so lucky. Don’t have to pay for it tonight ! ”,之後用厚膠帶把所有票口與投錢口封死,當下雖有點傻眼但還是忍不住心中的興奮祝他們成功並來一個Give me Five。

Gazi區,這片曾是工廠的區域如今被規劃為藝術文化區,晚上則是體會當地都會夜生活的最佳去處,拖著行李的我無法進入夜店,只好閑晃過後買個飲料去空地欣賞夏日重金屬音樂節。我必須達最後一班地鐵於午夜前返回雅典機場過夜以等待凌晨五點前往Santorini的早鳥飛機,網路上有篇文章評比了世界各地機場的過夜舒適度,雅典機場在這份調查中排名第五,在安全上平均每40分鐘就會有巡邏人員經過,整日疲憊加上準備好的頸枕、耳塞、眼罩、睡衣褲、棉被,睡到差點錯過登機

Santorini,消失的亞特蘭提斯!

 

總算!來到了天堂!。

Santorini在西元前1500年發生火山爆發,造成島嶼消失只留下現在半月形的部份,因此才會有學者認為Santorini跟消失的亞特蘭提斯文明(Atlantis)相關,但較有考古根據的是關於米諾斯文明的衰落(Minoan civilization)。我在Santorini預計待上兩晚,安排第二晚在島上最大都市Fira停留以方便前往港口搭船去Mykonos,所以下飛機後我立即就搭接駁巴士前往北方的Oia鎮,途中我不斷地在心中搖旗尖叫。

本次旅行的一切精打細算,就是為了住在聖托里尼的洞穴屋,評比各家洞穴屋後找到物美價廉但只接受電話訂房的Lauda,結果單人房被訂光我只好硬著頭皮訂下家庭式的房間,沒想到抵達準備check-in時,老闆娘告訴我十號房的旅客因為班機問題退訂問我要過去,我心頭大驚!!!是受部落客們熱烈討論的夢幻十號房!!並且因為臨時換房而拿到便宜三十歐的價格。安置好行李,於房間外小陽台享受日光浴與早餐。游完泳後,準備於Oia這白色山城中閒晃,出發前由於有雅典的前車之鑑,先與老闆娘寒暄幾句後隨即詢問她在此鎮上不能錯過的美食。

Oia美得實在令人屏息,真想就如此醉在這碧海藍天。整個下午就耗在鎮上閒晃、參觀藝廊、逛逛商店,總的來說消費偏高但質感真的沒話說,滿是設計單品的Oia鎮不僅僅是藍與白的世界,也是購物天堂。在艷陽高照的六月,長時間曝曬其實挺不舒服,我都在逛街時與店員瞎聊,順便吹冷氣休息,島上風情與雅典簡直相差十萬八千里,也許是觀光勝地的關係,在此工作的人們不僅英語流利,很多人都能講個五六國語言,並且晚上也不需擔心安全問題。

在島上的第一晚一點都不寧靜,原本打算在晚上九點所有商店關門、遊客離開後,一個人再到街上散心,走沒多久遇到早上一起聊天的兩個店員,邀請我去與她們的朋友喝個小酒,然後莫名增加了去鎮外小吃店的宵夜行程,買單時又有人提議開車去黑沙灘附近的夜店晃晃,掙扎許久後仍然跟著去買醉,誰叫我一直被這票瘋狂希臘人鼓勵要體驗真正的海島生活。只能說那個夜晚安可再安可,一行人又另外買了酒躺在黑沙灘的躺椅上聊天,等我游完泳回來時看到有兩個人跌了個狗吃屎,我嚇傻了,因為他們倒地不起…….睡著了。

回飯店後,倒頭大睡直到正午,Check-out後去與昨晚的朋友告別,就前往Fira繼續在Santorini的行程。最後,聖托里尼的重頭戲,就是那世界上最美麗的夕陽,以下,就不容我贅述了!